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Something Wong Facebook)(01-02)【作者:Something Wong】
【Something Wong Facebook)(01-02)【作者:Something Wong】
字数:35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一日之计在於起床

  让人烦厌的响闹在床边响起,我懒了两下床,四围的乱摸,昨晚还在身旁的人一早走了,这是一种单身男人独有的落泊感觉,我穿回衣服头也不回地退了房下楼,QB的清晨还是有一种让人觉得安稳的感觉,有几个穿着合时的中女靓姐忙碌地干路返公司,想必是某些大公司的Receptionist,她们返得早,放得早,唔计那些吸尘阿哥阿姐,是繁华闹市的第一道晨笛,让整个商业区开始启动,就好像睡醒后吃的第一口早餐,逐渐刺激你的肠胃,更让你慢慢有种想便便的感觉,it’s another wonderful day!
  时钟酒店距离我家只10分钟脚程,我飞快地上楼,洗澡、更衣、在回公司的路上买份肠粉烧卖牛丸多酱,10点前就已经坐了在公司的位子上吃早餐。无错,我的生活范围,可以只用两只脚就行得晒。QB是一个香港微型生态系统,它内藏大大小小企业和公司仔的商业区、静中带旺租金唔算太贵的住宅区、旺中又带静可以收工即刻饮两杯的酒吧区,和极度繁忙的购物区,而且交通四通八达,自成一角,自给自足。我在这区生活,一直愉快得很,自我几年前初搬过来之后,就没有想过往别区发展,因为我所需要的,这里有齐。

  吃过早餐,走到Pantry喝两杯黑咖啡提神,昨晚的运动量让我身体肌肉有点点酸痛,这也我第一次去开房之后累得要摊在床上睡过夜的一次。

  「喂!寻晚点呀?」Raymond拍了一拍我那坚实的膊头问道。

  Raymond是我公司的同事,Sales佬一名,西装骨骨鹹鹹湿湿,专帮公司斟生意,好景时是财神,唔好景时是衰神。此人早婚兼早泄(我估),30岁头就已经育有两位可爱千金,但他可说是我的酒脚,每晚放工后总跟我喝上一两杯才返屋企,可能回家压力大吧,微醉状态下回家,会让人过滤家中几个女人的「依依哦哦」。

  「你讲条女?」我回答说,「无得倾,运动耐力型,她玩长跑的。」

  「Oh…」Raymond好像有所领会。

  我们口中所说的那条女,叫Amy(假名),就是昨晚搞到我要在时钟酒店过夜的女生。我和Raymond夜收工,在楼下露天酒吧喝两杯时认识的。当时她正在我们身旁跟其BFF喝两杯,一身运动装束的她们在一众OL中,就像是一群黑天鹅之间站了……Well,两个穿运动服的女人一样,份外突出。
  和Raymond喝酒期间,我跟Amy有过几次眼神接触,大家也有留意到对方。当然,我趁机上下打量了她,高挑的身型,短裤中露出了修长而结实的双腿,SportsBra内还隐约看到上围不错,应该有33B- C,头上紮着一条马尾简单清爽得来还将她的颈项展现出来,That『swhy我是一个「马尾控」,女生扎马尾会加分,头发放了下来的话,相比起扎起,会扣少少分。
  Amy的朋友喝下喝下出了去讲电话,四围望的她目光跟我交缠,四目交投互相微笑,「刚做完运动吗?」我问道。

  「系呀,今日同个跑友出来做强度训练,仲有几个月要跑半马。」Amy说。
  这时更清楚看出,Amy五官标緻,没化妆之下眼睛还是大大的,更衬她那马尾头。

  我们说着说着,她和她朋友兴致勃勃的在说怎样训练跑马拉松,我呢,没所谓,甚么话题也能够倾一大轮。说跑步,参加10公里赛已是我的极限,我成世仔亦只系参加过一次咁大把,跑到差点呕白泡。玩长跑的女生有个好处,就是训练完后可以不用计卡路里,可以放心吃吃喝喝。几杯到肚,我们更多话题,她朋友(我真的忘了她名字)喝喝下要回家,剩下我和Amy两个(Raymond不知甚么时候已经识趣地回家看老婆了),之后我记得的,就是行了去隔几条街的时钟酒店。

  关埋门,一片混乱,房间不是太乾净,大家依哗鬼叫,最后脱光光,我仔细打量Amy的皮肤,习惯跑街的女生皮肤真是黑一点,不过还是很嫩滑。可能最近常穿背心在外面跑的关系,她身体上有少少肤色不均匀,不过这样看起上来,很是性感,再加上她修长的身形和「有D货」的乳房,跟一般港女比,很好了。
  Amy好像看得出我正在欣赏她的肤色,就慢慢来跟我玩前奏。唯一有一样很特别,就是赤裸裸的她手上还戴着一只运动手錶.

  「怎么要戴錶?赶时间吗?」我问道。「不,习惯了做运动要戴。」Amy说。

  下?!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会一边做一边测心跳,她心脏有问题吗?这对我而言是一种压力,是否有病?还是我要让她心跳加速近乎爆血管的状态才算得上称职?

  I don’t get it!!

             2、床上的女长跑手

  Amy看到我的眼神有异,笑了笑说,刚换了这只能测心跳率,纪录运动强度的手錶,一直想在这个情况下试量一下读数。她试过自己在家拿震动棒试,但始终不是真人,不能作准。这时,我觉得她有点烧坏脑。玩还玩,玩呢D!?
  不过,正所谓肉随鉆板上(我讲我),现在骑虎难下,唯有快点完事。
  Amy真的非常Athlete,在床上比我还生龙活虎,除了主动在我身上乱摸之余,还步步进迫将她一双长腿繑住我下盘不放,越夹越紧,我有点跟她在玩摔跤的感觉,而我当然亦都不会坐以待毙,加以反击,双手温柔地在她身上游走,很快地,就找到她身上两三个敏感部位。而她,也很享受,但也不忘看手上的运动手錶.

  看见前戏做得差不多,我伸手想拿床头的安全套,怎料她见状却一手把我的手按住。

  「?乜事?你锺意唔戴?」我惊讶问道。我的RulesofThumb是,除非我被很索的女人刀架脖子强奸(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否则安全套一定要戴,因为很多女生其实都不太「乾净」。

  「唔系……我……想玩耐D先……」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女生喜欢前戏久一点是人之常情,我自问已经做到足,但像她一样要玩咁耐的,倒是第一次见。

  「是不是太耐无同男人做了?」我一边在舔啜她敏感的乳房一边问道。
  看她一脸享受,没回答我,我当她默认。这又是的,她玩长跑这项孤独的运动,平时需要勤力练习,朋友肯定都没几个,何来性伴?

  前戏要手口并用,很是累人,还好她跟我也有来有往,才不致於觉得沉闷。不知是否她那手錶的给我点点压力的关系,我一直也尽量去感觉着她的心跳,她心跳频率快快慢慢的,很是奇怪,直到我觉得她下面越来越湿,她看一看手錶,就伸手过去拿套帮我戴上,我松一口气,戏肉终於都来了。

  进入后,我一开始在上面做主动,进攻完一轮之后她又看一看手錶,「我地转一转!」她突然说,接着便用了一个好像MMA综合格斗选手似的摔跤方法将我转身反过来,动作流畅俐落,我一下子显得有点气馁,怎么会被一个女生这么轻易就压过来,不过反正跟她应该无下次,我倒乐意看她如何鱼肉我。

  她骑在我身上,慢慢地摆动着下身,不过其节奏很Offbeat,很奇怪,我尝试用下盘的力量来矫正她,可是她将我夹得越来越紧,看来,她喜欢掌握「做运动」的节奏。

  看见如此情况,堂堂男人,当然要拿回少少主动权,伸手捉她敏感的乳房,不过,才抓不到一会,她就将我双手移开,两手跟我十指紧扣,而且更用力气压下来,这时,我开始有点被强奸的感觉,很想叫出来,但为顾全作为男人的尊严,虽然她有女上男下的力度优势,我还是跟她角力,但佔不到丝毫便宜。这样被人牵着一个我不喜欢的节奏做爱,好像做了很久都还未有想射的感觉,但我告诉你,这不是一件好事,我只可以说一句,以往我在性爱方面是蛮自私的,常要在女伴面前作主动,今晚则被人双倍奉还!

  我用双手跟她角力,她不时望住手錶,「差不多到数了。」她轻轻的说,之后就放松了力气,我亦随之作回主动,双手揽着她的腰全力进攻。拿回我的速度感和节奏后,整个过程都变得愉快,不过,她却有点变了条死鱼般,不到几分钟,我就完事了,不消一刻,我们都躺在床上依偎着在回气,她又在望手錶,一脸满足,我问她读数如何,她爽快地回答我:「Good,平均Heartbeat有117,不过如果有高潮的话,应该可以冲过120!」。

  这是否向我投诉不能让她得到高潮呢?你不如话埋比我知Burn了几多卡路里丫笨!我实在不懂这个女人,觉得完全被她打败了,无论是身心都很疲累,渐渐整个人都软掉,合上双眼休息,之后隐约听到她关门离去的声音,我没有理会,继续倒头就睡,起床的时候,就是今天上班之前1小时。

  「哗!都话呢D运动型的女仔系玩体能架啦!」Raymond面带淫邪的说。

  「你咪话,好似打完成晚蓝球咁累。」

  「仲要遇着个KobeBryant咁既球员添!」Raymond说。
  「唔好拿我偶像来形容条女好唔好?」我劳气地道。

  随着公司Pantry越来越多人,我们的谈话就此为止。大家亦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开始工作。

  我的岗位呢,基本上没甚么工作好做,因为,我已经在职场上到达一个很特殊的的境界,一个凑老闆的境界。

  凑老闆这个职级,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困难的是,老闆如何能在云云同事中睇中你让你凑,但容易的是,只要你一开始凑,你就唔使停,专心凑便可。
  还好香港地女性地位极高,我对上的Director,也是个女人,一个不回家的女人……Well,正确点说,是一个忙到没有家的女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