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01-20)【作者:马小虎】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01-20)【作者:马小虎】
字数:379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初入职高

             第一章、当我小弟

  吴静华被他弄的连连娇喘。闻成钢一只手伸到内裤里,在密林处摩挲几下,就把中指伸进了一片温暖湿润中。就听吴静华「啊」了一声,闭上眼睛。闻成钢的手指不停来回动着,还不时的在门口处轻揉几下。

  吴静华抱紧闻成钢的脖子,在他耳边呢喃说,「成钢,我不行了,你快点。」
  闻成钢明知故问,「我快点干什么?」

  吴静华在他后背拍了两下,「你说快点干什么,你讨厌呢……」

  闻成钢却并不着急,他把吴静华放在沙发上。胸罩内衣褪下,然后身子反转,趴在吴静华的腿间,把一对美腿分开,低着头在密林处亲吻着。他发亮的下体在吴静华眼前晃荡,吴静华用手握住,套弄几下。就直接用嘴含住。

  两人一颠一倒的姿势,互相亲吻对方的下面。整个房间里都是亲吻时发出的声音,还有呻吟声,一时间春色无边。

  闻成钢将吴静华一条美腿放在沙发靠背上,对准目标猛的一用力,就进入了吴静华的身体。吴静华大声叫了一声,另外一条腿就紧紧的勾住闻成钢的后腰。闻成钢开始加力冲刺,就见吴静华翻着眼皮,嘴里不时发出美妙的呻吟,两人就这样放肆的疯狂着……

  军训一周,高一的新生都被训的叫苦连天。马小虎倒是无所谓,比起师父的训练这就是小菜一碟。他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和耗子聊聊天,但耗子明显和杨达牡走的更近。没事就跟在杨达壮的后面,他几次喊马小虎,但马小虎都没过去。
  马小虎不想惹事儿,他来职高的目的就是为了默默。但职高太大,上万名学生,外加马小虎军训又没时间,一直也没机会去找默默。

  肖凯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班长,身边的人更多了。走到哪里都七八个人在后面簇拥着,他也一副大哥做派,在班级指指点点的。

  军训结束,班级一些花痴女同学都去找帅哥教官照相。马小虎一个人溜到寝室楼后面的小树林,他总是觉得在这儿能遇到默默,可来了许多次,一次也没能如愿。

  刚到树林,他就看到前面有两个熟悉的身影。竟是肖凯和前桌马心语。马心语已经被班里的男生评为班花,和马小虎相处的也还可以。

  他两人见到马小虎也是一楞,肖凯指着马小虎说,「哎,马小虎,你过来!」
  马心语见马小虎走过来,就要走,肖凯拉住她的胳膊,皮笑肉不笑的说,「心语,我跟你说的你别着急拒绝,好好考虑考虑……」

  马心语看了马小虎一眼,一声不吭的走了。马小虎猜到肖凯这是追求马心语呢。暗想可别一朵鲜花插在猪身上了,肖凯胖,马小虎觉得他像猪。他一脸不在乎的神情问肖凯,「大班长,你喊我干啥啊?」

  马心语一走,肖凯身边的小弟陆续过来了。他们自然的形成一个圈子,把马小虎围在中间。肖凯用拳头在马小虎胸前轻轻点了几下,「马小虎,身体素质不错啊,跟我吧,怎么样?」

  马小虎当然明白肖凯的意思,但他故意装糊涂,「跟你干啥啊?」

  肖凯一下笑了,用手轻拍马小虎的脸蛋,「跟我干啥?跟我你想干啥就干啥,等这几天消停消停,咱们就开始行动,以后高一就是我肖凯说了算……」

  马小虎没经大脑直接冒出一句,「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

  他话音刚落,屁股上就挨了一脚,「小B崽子,你他妈怎么和凯哥说话呢?」
  踢马小虎的是肖凯的小弟,头发很短,外号却叫「长毛」原因是他体毛特别重,比一般人要长不少,才有了这个外号。

  马小虎回头看了长毛一眼,像小学生骂战似的骂了一句,「你妈B,你踢我干什么?」

  长毛一听马小虎骂他,伸手就朝马小虎过来。马小虎已经做好了准备,长毛却被肖凯喊住了,「长毛,你先别动手……」

  肖凯又指着马小虎,一脸傲慢的说,「我最后问你一遍,马小虎,你到底跟不跟我?」

  马小虎木然的摇了摇头。没想到肖凯居然笑了,「行,挺有种。多少人想跟我我还不要呢。这样,你不跟我也行,但你也别跟杨达壮搅台在一起,怎么样?」
  马小虎回答说,「我谁也不跟,我就自己……」

  肖凯看着马小虎,「那就好,你可以走了。」

  马小虎走后,长毛问肖凯,「凯哥,这小B崽子这么不听话,怎么不揍他?」
  肖凯冷笑下,看着长毛,「你做事用用脑子,我们现在打了他,他以后就得和杨达壮走到一起。咱们先把杨达壮收拾了,剩下的都好办。」

  肖凯身边另外一个小弟说,「还是凯哥想的远啊……」

             第二章、班级斗殴

  下午自习课,马小虎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用钢笔在马心语的头发上轻轻画着,他初中就总这么干。刚开始马心语没察觉,后来觉得不对,一回头看到马小虎,白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无聊?」

  马小虎嘟囔一句,「谁让你的头发总上我桌子的,我觉得她喜欢我,我就给她签个名。」

  马心语一下笑了,低声说,「你脸皮真厚!」

  「像我妈,跟她学的……」

  马心语噗嗤一声,「哪有这样说自己妈妈的,对了,今天肖凯和你说什么了?」
  马小虎顺嘴胡说,「说你长的挺好看的,他觉得咱俩挺般配,把你让给我了……」

  马心语的脸一下红了,娇嗔的骂说,「马小虎你真不要脸……」

  肖凯看到马小虎两个人在低声说话,他有些不舒服,就大声说,「自习课,都把嘴给我闭上。谁他妈再说话就给我滚出去。」

  马心语一撇嘴,把头转了回去。

  同桌包知道见马小虎根本不把肖凯的话当回事儿,还在拿笔在马心语头发丝上乱弄,就小声提醒他,「小虎,你老实点,小心肖老大找你麻烦。他们一会儿要有动作,别把你稍带进去。」

  马小虎把笔放下,好奇的看着包知道,「什么动作啊?他要干什么啊?」
  包知道也趴在课桌上轻声说,「我不能说,你想知道是需要付钱的!」
  马小虎白了他一眼,「操!爰说不说,我还不想听呢,包子!」

  「滚,我不叫包子,我叫包知道。」

  马小虎心里忽然一动,他问包知道,「你知道高二的事儿吗?」

  包知道得意洋洋的说,「职高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

  说着又解释说,「就算现在不知道,我也可以去打听啊,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马小虎问,「我想知道一个人的消息,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

  「你出多少钱?」

  「我特么没钱!」

  「那不行」「不行就不行,以后你别和我说话啊,大包子。」

  包知道天生话痨,废话总是一箩筐,他挠挠头,「这样吧,看在同桌一场的份上,我免费赠你一个答案。但就这一回啊,下不为例。」

  马小虎高兴的说,「行,行。我问的是一个叫萌萌的……」

  「他呀。」

  马小虎没说完,就被包知道打断,「现在休学办出国呢。在职高你就别想见到他了……」

  马小虎晾讶的长大了嘴,心隋跌到谷底,「什么时候的事儿?」

  包知道摇摇头,「说好就一个问题的。」

  马小虎正郁闷着,就听肖凯忽然大声喊说,「周浩,你他妈还说话是不是?我是不是给你点脸了?」

  周浩的确在和同桌的小胖妞唠嗑呢,小胖妞被他逗的咯咯直笑。

  听到肖凯这么一嗓子,吓了他两一跳。周浩小声嘀咕下,「长毛他们说话你怎么不管?」

  周浩声音不大,但班级这时正安静,大家也都听的清清楚楚。肖凯指着周浩,「小耗崽子,你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周浩不吭声。

  包知道小声的给马小虎解释,「来了,来了。马上有好戏了,肖老大这时找茬呢,好久没看打架了,太他妈爽了。小虎,你赌谁赢?我赌肖老大,赌十块钱的……」

  周浩是没吭声,但长毛不干了。他走到周浩面前,拿手指着周浩说,「我操你妈的,你说话你扯上我干什么?」

  长毛这一动,肖凯手下的另外几人也都站了起来,朝周浩这过来。肖凯没动,但也不说话。

  包知道继续解说,「耗子要吃亏了,他们这伙就他和大壮。人马太少了,肯定不是肖老大的对手,哈哈,小虎,我这十块钱赢定了。」

  马小虎瞪了他一眼,「你有病吧?我什么时候同意和你打赌了?」

  包知道不依不饶,「你沉默就代表同意,别赖账……」

  周浩对着长毛几人没说话。同桌的小胖妞拉着让他坐下。但长毛不依不饶,「操你妈,我问你话呢,你说话?」

  周浩脸色非常难看,在全班同学面前被骂,面子肯定是丢光了。

  但他还没勇气和长毛等人对着干。

  「窝囊废,以后给我注意点。」

  长毛说完给了周浩一个耳光。看的出力度不小,周浩的脸上留下一个红红的手掌印。

  「长毛,你他妈牛B什么啊?来,你别动耗子,咱两单挑。」

  杨达壮在一边站了起来,朝长毛走来。长毛冷哼下,「你装你妈了个B啊?还单挑,你脑瓜子让驴踢啦?」

  说着飞起一脚朝杨达壮踹去,杨达牡反应很快,闪身躲过,顺手拉住长毛的腿,朝旁边一甩,长毛就摔到旁边同学的座位上。

  长毛一倒,身边的人就朝杨达壮扑去,扭成一团。周浩见杨达壮为自己出头,他也参加了战团。但长毛一方人数太多,刚一过去就被打倒在地。杨达壮果然是老打架出身,同时和两三个人扭打一起,也没吃太多亏,至少没被打倒。反倒又撂倒一个。

  马小虎正暗地里为杨达壮加油,就见肖凯拿着一根凳腿走了过来,高喊一句,「都给我躲开……」

  他的小弟果然都闪开,肖凯一棒子打到杨达牡的脑袋上。杨达壮似乎楞了一下,紧接着慢悠悠的倒在地上,头上的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杨达壮一倒,这些人就围住他和周浩。照着脑袋脸上就是一顿踹……

             第三章、麻烦不断

  马小虎有些看不下去,想过去拉架。但他坐在里面靠墙的位置,包知道不给他让座,低声说,「你傻啊,别管这些事儿。」

  要不是韩梅回班,他们不一定还会打到什么时候。肖凯见韩梅回班了,偷偷把手里棒子放到同学的课桌下面。恶人先告状,「老师,杨达壮和长毛,郭成他们打起来了。我拉架都拉不住。」

  韩梅见杨达壮满头是血,忙让几个同学送他到医务室。又把其余几人带到办公室了解情况。他们一走,班级立刻乱哄哄的。大家都在谈论刚才打架的事儿,马心语也回过头,加入马小虎和包知道的谈论。

  「包知道,肖凯怎么这么霸道啊?」

  包知道看了一眼马心语,摇头晃脑的说,「这才哪儿到哪儿,你没看初中时候呢,这样的事情差不多天天发生?」

  马小虎「啊」了一声,「包子,那你们学校不管啊?他家长不揍他?」
  马小虎在初中一犯错回家就挨揍。他把别人也想成他这样了。「马小虎,我郑重的告诉你,我叫包知道。你以后少叫我包子……」

  马小虎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了,包子,你快说。」

  「想让我说行,拿钱!」

  「滚……」

  马心语不知从哪儿弄出一个一角的硬币,递给包知道。马心语本来是想逗都他,没想到他居然大大方方的接了过来,放在口袋里,「钱不在多少,在于有钱才能体现我的价值。我告诉你们吧,肖凯他爸是派出所的所长,他妈是税务局的,也是当官的。老他妈惯着他了。有一次学校要处理他,他爸爸手下来了,好悬给校长打了,你说谁还敢管他?他今天不是要收拾耗子,他的目标是杨达壮,他最终目的是要当高一老大的……」

  马小虎吃惊的说,「我操,真他妈有理想……」

  马心语又问马小虎,「今天在树林肖凯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马小虎才实话实说,「让我跟他,当他的小弟……」

  马心语吃惊的问,「你同意了?」

  「没有,我说我的小弟只跟马心语……」

  马心语没听懂他话里的含义。不过见包知道乐的不行,就猜到不是好话。上手打了马小虎一下。

  包知道对马小虎竖起大拇指,「小虎,你真牛。不过你也得注意啊,没准他收拾完杨达壮就得收拾你。不过你要是想知道什么信息可以找我,比如他什么时候要接你,我肯定给你打八折……」

  马心语看着包知道,「包知道,你真过分!」

  包知道满不在乎,「这有什么,在商言商……」

  放学后,马小虎和包知道一起去食堂吃饭。职高由于学生多,食堂也分成了几个区。高一的新生一般都去老食堂,而高二高三的老生中条件好的一般都去小食堂,那里的饭菜要比老食堂好很多。条件更好的则是单独去学校里的几处饭店点餐。马小虎忽然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进了小食堂。他感觉好像是默默。就追了进去,包知道不知马小虎怎么了,也跟着跑了过去。

  一进小食堂,里面早已人满为患,马小虎在人群中穿梭,但一直没看到默默的身影。倒是包知道一进食堂,就和不少人打招呼。他在职高认识的人还真不少。
  看着马小虎失望的出来,包知道问说,「你疯疯癫癫的看到谁啦?话也不说就追上去了?」

  马小虎看了包知道一眼,「就我刚才和你说的默默啊,感觉有个人好像她!」
  包知道一脸不屑,「我包知道都告诉你了,他已经休学了,准备出国。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呢?是不是因为我是没让你花钱得到的消息,你就不相信啊?你要是不……」

  包知道啰啰嗦嗦的说个不停,马小虎忙打断说,「我相信你还不行吗?我就是看着背影像而已……」

  马小虎怕包知道又啰嗦不停,忙岔开话题,「我说包子,你认识人不少啊?」
  包知道一脸自豪的说,「那是,我很多消息来源都指着他们呢……」

  下了晚自习,耗子把门反锁,坐在马小虎的床铺上,掏出一支烟递给马小虎,马小虎摇了摇头,「我不抽。」

  周浩的左眼眶还青着,自己点了支烟。马小虎问说,「杨达壮呢?晚自习时我怎么没看见他?」

  周浩摇了摇头,「去了医务室就没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寝室里一个带着眼睛的外号四眼凑过来问,「耗子,他们不还得找你麻烦啊?」
  周浩吐了个烟圈,无奈的说,「找就找呗,能有啥办法……」

  四眼叹了口气,「就是因为你和杨达壮走的太近了,肖凯主要是针对杨达壮的,要不你和肖凯说说,以后别跟杨达壮在一起玩就是了……」

  周浩瞪了四眼一眼,「操,你滚犊子吧,四眼。壮哥为了我脑袋都开了,我耗子再不是人,也不可能对不起壮哥……」

  四眼解释说,「耗子,我也是为你好。你看你怎么还这么说我呢……」
             第四章、寝室风波

  周浩不搭理他,四眼抽完烟也没洗澈,直接爬到上铺准备睡觉马小虎洗漱完也准备躺下,刚把床铺规整好,就听有人用力的敲门马小虎的床铺挨着门,随口问了句,「谁啊?」

  就听门外回答,「我是你爹,马上开门。」

  马小虎嘴上从来不让人,尤其对方还提到他爸爸,他就回了句「我是你爷,我就不开……」

  骂完这句觉得还不解气,又骂说,「我不是你爷,我是你祖宗,你家人都是我的子孙后代……」

  外面听他骂,敲门声更大了,「我操你妈,我是长毛,把门开开,我特么整死你……」

  本来已经躺下了的周浩,一听是长毛,一下从床铺上起来,他知道长毛这是来找他的。马小虎有些不知所措,抬头看着周浩。周浩从上铺下来,看了眼马小虎,「小虎,他们来找我的,你开门吧。」

  马小虎把门打开,就见长毛领着一个人进来了,一进屋就骂,「MB的,刚才谁TM骂我的?」

  马小虎刚要承认,周浩就接话说,「我骂的。」

  话音刚落,长毛上去就给周浩一个耳光,嘴里骂着,「今天还特么没打服你是不是?」

  说着又是一脚,踢在周浩的肚子上,周浩连续退了几步。站在那儿,也没还手。

  长毛还要上去打周浩。马小虎一把抓住他,「长毛,刚才是我骂的,和周浩没关系……」

  长毛看着马小虎,「马小虎,你把手松开,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马小虎不肯松手,「你滚一个我看看,就是我骂的,你要打就打我……」
  长毛恶狠狠的盯着马小虎,「我告诉你,马小虎。要不是凯哥说了,我他妈今天就收拾你。你快点给我滚一边去……」

  马小虎刚要还嘴,和长毛一起来的在旁边一脚就踢在马小虎的腰上。马小虎没防备,一下松开了长毛。马小虎在初中时和同学打架从来没吃过亏,这被人踢了一脚,目然不干了。上前照着长毛的跟班就是一拳,跟班忙闪了下。

  马小虎刚要上去追打,就听走廊传来管寝室老师的声音,「各寝室都熄灯睡觉,马上查寝了……」

  长毛指着马小虎和周浩说,「你们两个给我等着,饶不了你们!」

  说着带着跟班走了。

  长毛今天晚上本来是要再吓唬吓唬周浩的,让他以后离杨达壮远点。结果误打误撞险些和马小虎动手。他一回到自己寝室,肖凯正坐床上抽烟,他问长毛,「那个小耗崽子怎么样?服没服啊?」

  长毛也掏了一支烟,把刚才的隋况讲了一下。肖凯抽了一口烟说,「这马小虎是给脸不要脸啊,这几天就收拾他。」

  包知道和肖凯一个寝室,听他们说到马小虎。他本来已经躺下,一骨碌趴了进来,在上铺把头探下来说,「肖老大,马小虎那小子挺好的,我明天和他说说,你就放他一马吧?」

  肖凯抬着头看着包知道,「你给我滚开,卖你的消息赚你的钱得了。我告诉你,你要再没事儿和马小虎掺舍,我连你一起收拾……」

  包知道一下把脑袋收回去,钻到被窝里。肖凯继续说,「还有,你给我看着点马小虎,上他少和马心语说话。」

  包知道把脑袋蒙在头上假装听不见。

  正说着,查寝的老师进来了。肖凯一动没动继续抽着烟,看到进来的老师,才穿上拖鞋,站了起来,「今天是周老师查寝啊,你可受累了啊。」

  周老师看了肖凯一眼,「快把烟掐了,熄灯睡觉。」

  肖凯从枕头底下拿出两盒中华递了过去,「马上就睡,周老师你辛苦啊。」
  周老师接过烟,直接出了寝室,边走边说,「早点熄灯啊。」

  周老师一走,肖凯一脸不屑的说,「这SB,两盒烟就打发的乐乐呵呵的,跟他妈没见过钱似的……」

  长毛在一边附和着,「是啊,还不如初中老师呢。」

  长毛在初中就和肖凯一起。肖凯想想说「以后打架尽量别在班级,咱们这个班主任别看年纪轻轻,还他妈挺厉害的。我听包知道说,她家挺有背景,别到时候她再找咱们麻烦。今天我看她就挺不高兴的……」

  长毛点头答应着。

             第五章、校门堵截

  马小虎第二天去班级时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猜肖凯一定会找自己的麻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本想向包知道打听下,但包知道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马小虎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一直到周末,也没见肖凯有什么动静。杨达壮也没回来上课。马小虎每天就是和马心语聊聊天,和耗子扯扯蛋,也没心思学习。

  只是他一和马心语说话,包知道就在课桌下面用脚踢他。马小虎也能感受到肖凯凶狠的目光看着他和马心语聊天,但他天生对女人就没免疫力。和女的一聊起来,就是天塌下来他也不管不顾。

  周末放假,大家都准备回家。马小虎刚从寝室出来,还没走到教学楼,就听后面包知道呼哧带喘的喊他。马小虎站住等他,包知道一过来,先喘了几口气,「你走这么快干什么?我这么喊你你都不停……」

  马小虎奇隆的看着包知道,「包子,大家都要回家,你追我干什么?」
  包知道平复下,看着马小虎,「我有重要消息,关于你的,绝对值十块钱……」

  马小虎瞪了他一眼,「滚,谁要你的消息……」

  马小虎说完就后晦了,他想万一是默默的消息呢,马上问说,「和默默有关吗?」

  包知道摇摇头,「我都告诉你一百遍了,他都要出国了。这个消息和你有关,这样5块……」

  马小虎白了他一眼。包知道摆了摆手,「谁让咱两是同桌,两块吧。这总行了吧?」

  马小虎还是摇了摇头。包知道有些气急败坏,「马小虎,你怎么好赖不知呢。一块钱总可以吧?不行五毛,再不行就一毛,你不能坏我规矩啊,我从来不免费送人消息的,你一毛不拔,让我以后怎么做这生意……」

  马小虎嘿嘿一笑,「包子,你爰说不说。你小虎哥没时间陪你玩儿,我着急回家呢……」

  说着转身就走。包知道在后面急的直跺脚,嚷说,「马小虎,你现在出校门就完了,还回家,直接进医院吧!」

  马小虎一听,就猜到和肖凯有关,站住了脚,回头看包知道。但就不开口问,他知道只要一开口,包知道还得提钱包知道无奈的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马大爷,您太牛了。以后您就是我的VIP中屁了,只要涉及你的消息,我以后都免费给你。你说我怎么就这么贱呢,你怎么样和我什么关系,偏要自坏了规矩……」
  马小虎嘿嘿笑了,「包子,你不会是喜欢上你小虎哥了吧?我劝你早断了这个想法,你小虎哥只喜欢女人,对男人……」

  包知道做出呕吐的样子,「滚吧你……」

  说完一想还有正事儿,就拉着马小虎走到一旁人少处「肖凯带了不少人,在校门外堵你呢。你现在出去,他们得打死你……」

  马小虎有些担心,他知道这些人打架,可不像初中时自己和同学打架那样小打小闹。一个个下手都狠着呢。

  马小虎正不知所措,见包知道忽然朝教学楼处一指。马小虎回头一看,原来是马心语和几个女同学陪着韩梅老师往外走。马小虎明白包知道的意思,笑指包知道,「大包子,你的主意不错……」

  说完转身朝韩梅跑去,加入了马心语一伙。韩梅见马小虎过来,笑着说,「马小虎,回家别忘了作业。以后别一上课就睡觉啊!」

  旁边几个女同学跟着笑。马小虎也笑了,他盯着韩梅老师胸前高高隆起的双胸。暗想,「真大,好像不比齐眉的小,什么时候能摸摸那一定开心死。」
  马心语见马小虎不说话,提醒说,「马小虎,老师和你说话呢……」

  马小虎忙说,「老师,我以后再也不睡觉了,天天瞪大眼睛。」

  说着把眼睛睁到最大,逗的大家哈哈大笑。几个人边走边说,到校门口时,马小虎果然看见肖凯带着不少人在校门口,有本班的,还有外班的。

  肖凯看马小虎居然和老师一起出来,身边还跟着马心语。心里更恨,但一时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小虎跟着她们走远。

  长毛看出肖凯不满,讨好的说,「凯哥,是不是有人给他报信儿了?要不他怎么和老师一起出来呢?」

  肖凯一脸怒意,「这王八蛋哪是想和老师一起出来,他是想和马心语一起走呢下周一定好好收拾他,妈的,咱们走。」

  说着带着一群人离开校门口去了网吧。

             第六章、二马同行

  韩梅家住在职高分的家属楼。离学校很近,她上楼后,几个人就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旁边没有别人,马心语看着马小虎问说,「小虎,你是不是因为肖凯在校门口堵你,你才跑来和韩老师一起走的?」

  马小虎心里一惊,但嘴上不肯承认,「谁说的?我才不怕他呢,我是看到你才过去的。我是想和你一起走……」

  马心语脸上一红,内心狂跳说,「真的?我才不信呢,你就喜欢乱说……」
  马小虎见马心语娇羞的样子很是喜人,就上去拉住她的手,「当然是真的了,你这么漂亮是个男的就会喜欢啊……」

  马心语想把手拽开,但动了两下,马小虎却硬拉着,她只好放弃,任由马小虎握着。

  「小虎,你是就因为我漂亮才喜欢我吗?」

  马小虎在心里暗骂,「这不是屁话吗?」

  但嘴上却说,「我就是喜欢你,漂亮不漂亮我都喜欢……」

  马心语低头轻声问,「你都喜欢我什么?」

  马心语这么一问,马小虎的混蛋劲儿又上来了。他把手松开,对着马心语的屁股拍了一下,「喜欢你的大屁股。」

  「马小虎你流氓……」

  马心语边说边掐了马小虎胳膊一下,胳膊立马就被掐紫一块。两人边走边闹,不一会儿到了马心语家的小区。马心语嘟着嘴,撒娇的对马小虎说,「小虎,我到了,我们周一见吧。」

  说完却没有要走的意思。马小虎看着马心语,一只手环腰抱住,搂到自己的怀里,马心语轻轻挣扎两下,「哎呀,别让邻居看到……」

  马小虎个子比马心语高出不少,他本想低头亲吻马心语,可只能亲到额头,他亲了下说,「我亲我媳妇关他们什么事儿呢……」

  马心语脸一红,「我才不是你媳妇呢。快松开,我怕他们看到告诉我爸妈……」

  马小虎不肯送,马心语低声说,「要不你上我家坐会儿吧,我爸妈这会儿不能家……」

  这话一说完,她脸更红了。马小虎一听高兴了,两人一同上了楼。

  马心语家面积很大,装修也很高档。马小虎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马心语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扔给她,自己回房间换了睡裙出来。

  换下校服的马心语整个身材就都显露出来。一双已经发育了的白兔在睡裙中若隐若现。睡裙不长,白皙的大腿全都露在外面。马小虎呆呆的看着,之前还没发现马心语居然这么漂亮。

  马心语见他发呆,问说,「发什么傻?没见过啊?」

  马小虎咽了咽口水,「嗯,没见过。真白。」

  马心语瞪了他一眼,「色狼!饿了吧,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你想吃什么?」
  马小虎还呆呆的看着她,嘴里嘟囔说,「想吃你!」

  马心语撅嘴撒娇说,「马小虎你再胡说我生气啦!」

  马小虎无辜的说,「我没胡说,我就是想吃你。」

  说着站起来,拉着马心语坐到宽大的沙发上。马心语半推半就斜靠在他怀里。马小虎一边接着她的肩膀,一边在头发上轻吻着。吻了两下觉得不过瘾,就顺腰一抱,直接把马心语抱在自己的腿上。对着马心语的双唇亲吻上去,马心语这次没拒绝,双手勾住马小虎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着。

  马小虎的下身早已肿胀,隔着睡衣马心语还是清楚的感觉到。她脸更红了,心跳的更厉害。

  马小虎一只手接着她,另一只手就在细嫩的大腿上来回摩挲。摸了一会儿,干脆伸到里面,隔着内裤在马心语的下身抚摸。马心语受到刺激,把嘴移开,喘着粗气轻声说,「小虎,手拿出来,这样不行……」

  马小虎的手非但没拿出来,反倒朝内裤里面伸去。这下马心语急了,一下挣脱马小虎的怀抱,险些掉到地上。

  马小虎可不管这么多。上学半个月他都没尝到肉味了。现在美人在怀,他自然不肯轻易放弃。

  他直接把马心语推倒在沙发上,整个人都趴上去。一边亲吻马心语,一边隔着睡裙抚摸胸前的玉兔。马心语发育的不错,至少不比闻文差。

  两人吻了一会儿,马心语两手硬生生的把住马小虎的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马小虎说,「小虎,够了,这样下去我们该犯错误了……」

  虽然隔着睡裙,马小虎的手却还在揉捏着,他看着马心语,「我上来就是要和你犯错误的……」

  说着微微起身,两手掀起睡裙就要脱掉。让马小虎没想到的是,马心语居然配合的拍起了屁股。脱到腋窝处,马心语就不配合了,他看着马小虎,「小虎,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让你脱掉睡裙……」

  马小虎精虫上脑,想都没想就说,  1加载中

             第七章、又见处女

  「你说吧,我答应你。」

  「你以后不许和肖凯他们打架,你要好好学习……」

  马小虎心想在初中闻文管着我,现在又来个管我的。但他还是点头答应着。马心语红着脸小声说第二点,「我脱了可以,但是你别进去,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马小虎故意问,「进去?进哪儿?」

  马心语一下把睡裙拉了下来,马小虎急了,「行,行,我答应你。」

  说着又去脱睡裙,马心语坐了起来,张开双手,「抱我,到我卧室……」
  马心语的卧室满是少女的清香。马小虎把马心语轻轻放在床上,就要趴到她身上。马心语双手放在马小虎的胸前,轻轻挡着,「你轻点,我怕你压坏我……」
  马小虎一脸坏笑说,「没事儿,压不坏。能端起个盆儿,就能禁得住人儿……」

  马心语根本不懂,就问说,「你说的什么啊?什么意思?」

  马小虎跪在马心语旁边,把睡裙掀起慢慢脱掉。一边脱一边解释说,「嗨呀,说的是女的能端动一盆水了,就能禁得住男人压了……」

  马心语的睡裙被脱掉。里面这剩下白色的蕾丝胸罩和白色纯棉的内裤。她不自觉的双手搂在胸前,马小虎伸手要去解她胸罩。她挡住不肯,马小虎也不勉强,在她身边躺下,对着双唇亲吻上去。

  马心语开始还有些躲闪,慢慢的就开始学着马小虎,把自己的香舌也伸到马小虎的啃里。两只手也忘情的接着马小虎的脖子。

  马小虎一直手把胸罩向上一推,马心语胸前的两只白兔就露了出来。他把头移到其中一只,手抚摸玩弄另一只。马心语被亲的痒痒的,脸色潮红,不时的扭动着腰肢。嘴里发出低声的呻吟声。

  马小虎一只手放开柔美的白兔,慢慢向下抚摸,从光滑的肚皮,柔软的腰肢,到白色的内裤处,手慢慢停了下来。隔着内裤,马小虎在外面抚摸马心语的私处。
  马心语夹紧双腿,娇喘连连。在初中时,也只是让男朋友亲过脸蛋,哪曾受过这样的刺激。

  马小虎隔着内裤抚摸了好一会儿,感觉内裤下面有些湿了,干脆把手伸到内裤里面,在一片并不茂密的森林处摸了几下,就直接把手指伸到门口。先是轻轻试探几下,就用中指慢慢的伸进一点。

  就听马心语张大嘴说,「不行,小虎,别伸进去……」

  马心语心里矛盾急了,她既不想让马小虎伸到自己的私密处,却又希望马小虎对自己做些什么。

  马小虎才不管她说什么,手指慢慢的伸到里面,但也不敢太深,他知道这是马心语的第一次,他可不想给马心语留下什么遗憾。

  手指在里面轻轻动了几下,没成想马心语一下抱紧马小虎,嘴里发出几声闷哼。给马小虎吓了一跳。心里暗想,马心语这反应也太大了吧。和闻文第一次时也没这样,这自己的小弟弟要是进去,她不定什么样呢。想到这儿,他干脆把手指拿出,开始脱马心语的内裤。

  马心语明白马小虎要做什么,心里想拒绝,可身子软软的,就任由马小虎把自己的内裤脱掉。

  马心语紧闭双眼,她心里对即将发生的这一切既害怕又期待。马小虎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光。坐在床上,把马心语抱在怀里。

  马心语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烧掉了。闭着眼睛任由马小虎抱着,白皙的大腿不小心碰到马小虎的下身,吓的她连忙躲开。马小虎牵着马心语的手握住自己的小弟,马心语听话的握住,但还是不肯睁开眼睛。

  马小虎在马心语的耳边轻声说,「心语,睁开眼睛,看看我的小弟弟,小马小虎……」

  马心语这才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握着的粗壮的家伙。马小虎低头问说,「怎么样,我小弟长的帅不帅?」

  马心语不知怎么回答,就轻轻「嗯」了一声。马小虎哈哈一笑,一手在胸前揉着白兔,「长的和我一样帅吧,以后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

  马心语握了一会儿,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矜持,轻声问说,「小虎,他这么大,有一天到我身体里,会不会把我撑坏?」

  她一问完就觉得不好意思,感觉自己有些下贱,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当然不会了,你还会很舒服的,现在咱们就试试……」

  说着把马心语平放在床上,双手就要分开她的双腿。马心语被他的动作吓坏了,忙说,「小虎,别,别这样,你刚才答应我的……」

  马小虎实在是憋坏了,半个月没尝到肉味。他趴在马心语的身上,在耳边商量说,「心语,这样我会憋坏的,我就放里一下,就一下啊……」

  马心语看着马小虎,像做了很大决定似的说,「那你轻点啊……」

  马小虎一听心花怒放,分开她的双腿,绷紧腰身,对着入口轻轻向里面伸去。借着刚才液体的润滑,一下子头就伸了进去。

  马心语「啊」的一声,吓了马小虎一跳。马小虎马上停下不敢再动,问说,「心语,是不是疼啊?」

  马心语闭着眼睛,轻声说「嗯。」

  马小虎也不着急,就在洞口处来回磨蹭,想让马心语早些适应。

  他蹭了一会儿,马心语轻声说,「现在好多了……」

  马小虎这才慢慢有往里动了几下,小弟弟半截身子就进去了。他原以为一定会像闻文那样,遇到那层障碍,可来回动了几次也没感觉到,就再次用力向前,在马心语不知是疼还是舒服的叫声中,马小虎整个身子都进去了。

  马心语的身体像长了只小手一样紧紧握着马小虎的弟弟。这种紧紧的感觉让马小虎几乎把持不住。停了好一会儿,感觉马心语也适应了,马小虎才开始小心的动了起来。

  开始时动作慢慢的,随着马心语抱的越紧,马小虎动的越快。正当马小虎努力冲刺时,马心语忽然仰着脖子忘隋的叫了起来……

  马小虎知道,这是她高点来了。没想到第一次马心语就来了,马小虎开始大力动着,在一阵猛烈的冲击下,他也到了顶峰……

             第八章、再次出击

  一切平静,马心语蜷缩在马小虎的胸前。马小虎则在马心语的身上乱摸,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问说,「心语,你怎么没出血呢?」

  马心语有些糊涂,「出什么血?」

  「女人第一次不都出血吗?」

  「我小时候一直练舞蹈,可能和这个有关吧……」

  两人又在床上闲聊一会儿,才穿好衣服。马心语起身时,忽然哎呦一下。马小虎回头问说,「怎么了?」

  马心语瞪他一眼,「都怪你,下面火辣辣的疼……」

  马小虎嘿嘿一笑,「没事儿,以后多弄就好啦!」

  马小虎的家在市郊,坐车需要半个多小时。他到家时家里居然没人。最可恨的是他还把钥匙落在了寝室。没办法只能去闻文家看看了。到了闻文家,发现妈妈吴静华也在。原来闻文妈李雪和吴静华早就商量好了,两个孩子周末回来后,一起在李雪家吃饭。两人正在厨房忙乎着。

  马小虎进屋时闻文还没回来。他大大方方的坐在沙发上,把电视打开,拿起遥控器开始乱挑台。吴静华半个月没见儿子了,就把手中的活儿先停下,到客厅和马小虎说话,「小虎,新学校怎么样?开学半个月了,你没给我惹祸吧?」
  妈妈的话一下让他想到了肖凯,但嘴上却说,「我的老妈啊,你是不是盼着我给你惹点祸出来?半个月没见面,一见面也不问我点好的?」

  吴静华白了他一眼,「你能有什么好的让我问?」

  马小虎不满的说,「怎么没有,比如问我女老师漂亮不漂亮,女同学可爱不可爰,谁喜欢我,还有我喜欢谁……」

  李雪正到客厅拿东西,听到他们两的谈话就接说,「那小虎喜欢谁啊?」
  马小虎嘿嘿一笑,「我就喜欢李雪阿姨!」

  李雪被马小虎逗的咯咯直笑,吴静华却警告说,「你个混蛋又胡说,是不是半个月没挨揍,你这浑身又难受了?」

  马小虎歪着脖子看了李雪一眼,「我说都是真的啊……」

  吴静华作势要动手,李雪忙笑着拉住,「哎呀,吴姐,你可别和孩子一样的,他那张嘴也不是今天才这样的,走去厨房……」

  正说着,吴静华电话一下响了。是医院来的电话,让她马上去一趟。没办法她只能下楼打车去了医院,临走前,指着马小虎说,「你在这里给我老老实实的啊,要是胡乱说话小心我回来扒你皮!」

  马小虎连连点头,下午他和马心语做完,现在也没什么想法。只是老妈在这儿他总感觉有危险,说不定那句话说错,他就得挨上几下。吴静华一走,马小虎倒也消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也没去打扰李雪做饭。李雪在厨房忙乎的差不多,洗了水果端出来,见马小虎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把水果放在他面前,「小虎,你吃水果。」

  说着坐到马小虎的身边,自己拿起一个苹果开始打皮。马小虎看了眼水果盘没动弹,转头问说,「李阿姨,我闻叔叔呢?」

  李雪一边削苹果皮一边说,「去省里了,一家公司欠他们工程款,他去要账了。前天就走了。」

  马小虎没话找话,顺嘴胡说,「那他走了你不想他啊?」

  李雪呵呵笑说,「我们老夫老妻的,有什么想的。你这脑袋瓜子整天想的都是什么啊?」

  说着把削好的苹果递给马小虎,马小虎没接,「我不爰吃苹果,你吃吧……」
             第九章、初展口技

  「那你爰吃什么?」

  马小虎想都没想就说,「爰吃葡萄。」

  李雪为难,「今天还真没买葡萄。」

  马小虎的混劲儿又上来了,根本没经大脑就说,「你身上那两粒也行!」
  李雪没想到马小虎这样说,照着他脑袋打了下说,「你这熊孩子怎么什么话都说呢,一会儿我告诉你妈,让她好好收拾收拾你……」

  马小虎见李雪一脸严肃,还真有些担心,就求饶说,「李阿姨我错了,你千万别告诉我妈啊,她要知道我小命基本不保。我不吃葡萄了还不行?」

  李雪被他逗笑,刚才的话也只是吓他一吓。谁知马小虎见李雪笑了,又舔着脸靠近李雪说,「李阿姨,上次你说让我抱你,我这还一直没抱呢……」

  说着双手拦腰就抱住李雪,李雪边咯咯笑边推他,「我什么时候让你抱了,你快点一边去……」

  马小虎把脑袋靠在李雪的肩膀上,「我不,我就想抱着你……」

  马小虎这无赖劲儿一上来,谁拿他也没办法。让他这一撩拨,李雪心里也痒痒的。也不再动弹,任由马小虎抱着。

  马小虎本来没什么想法,可这一折腾,他下身就又有了反应。他把脸朝李雪的脸上凑过去,要亲李雪。李雪本能的躲避,结果一下两人正脸相撞,这一下竟亲到嘴唇上。

  李雪这回要躲,可已经来不及了,马小虎的嘴唇直接覆盖他的啃上。整个身子也侧压到她的身上李雪穿的对襟的丝质睡衣,因为在家,就没穿胸罩。这下方便了马小虎,他一只手从纽扣之间伸了进去。一下握住李雪硕大的丰满。

  李雪担心吴静华和闻文回来,忙用力推开马小虎。但无奈马小虎身高力大,她根本没推动。

  李雪闭紧嘴唇,马小虎几次用舌头想撬开她的啃,但都没有得逞。一急之下,手在胸部猛的一捏,李雪吃痛,「啊」了一声,嘴唇张开。马小虎马上把舌头伸了进去。

  马小虎以为自己得逞,谁知舌头一进李雪的啃里,立刻被李雪用牙咬住。马小虎叫了两声,把手从睡衣拿出来,不敢乱动。李雪见马小虎老实了,才把牙齿松开。马小虎这才坐了起来,伸着舌头,倒吸冷气缓解疼痛。

  李雪把睡衣整理好,站起身来一脸坏笑的看着马小虎,「小兔崽子,谁的便宜你都敢占!」

  说着扭着腰肢进了厨房。到厨房门口时,还故意回头向马小虎甩了个媚眼,气的马小虎在沙发上连连怪叫。李雪到了厨房后,半天也没见马小虎有什么动静。心想莫不是真给他咬坏了吧。就在厨房喊说,「小虎,你把茶几上的水果刀给我拿来……」

  她其实并不用水果刀,就想看看马小虎怎么样了。马小虎面无表情的把水果刀递给李雪,转头要走,李雪忙问,「小虎,还疼啊?」

  马小虎站在那儿一脸委屈的看着李雪,就是不吭声。李雪忙走到马小虎跟前说,「张嘴,我看看你舌头……」

  马小虎闭嘴不肯。李雪一手把着他的下巴,「你这藏子怎么不听话呢?快张嘴,伸出舌头让我看看……」

  马小虎白了李雪一眼,「你把我当狗啦,没事儿就伸出舌头……」

  李雪噗嗤笑了,「不生气了,没事儿就好。」

  马小虎又说,「不生气行,那你让我抱一下……」

  李雪笑着对马小虎说,「你这个小混蛋都这样了,还色心不死呢。不怕我把你舌头咬掉啊……」

  看着马小虎一脸帅气的样子,心里又有些舍不得,「只允许抱一下啊……」
  马小虎一听高兴了,终于露出笑模样。上去紧紧抱住李雪。李雪闭着眼睛顺从的趴在他胸前。

  马小虎手就开始不老实,先是在后背摩挲几下,竟直接把手伸进睡裤里。隔着内裤抚摸丰满的臀部。李雪这回没办法挣脱了,她也不想挣脱,象征性的挣扎两下,就任由马小虎摸着。

  马小虎摸了几下感觉不过瘾,把李雪睡衣上面的两个扣子解开,两个硕大的丰满立刻呼之欲出。马小虎一只手握住一只,又低下身子亲上另外一只。李雪被他弄的连连喘息,站立不稳,连退两步靠在灶台上面。

  李雪两只手后按在灶台上支撑着,闭着眼睛头部后仰,感觉自己的胸部涨的不行,心里暗自期盼马小虎的力度更大些。

  马小虎在胸前玩弄了好一会儿,才抬起身子,朝李雪的嘴唇亲吻上去。两人亲吻了一会儿,李雪就感觉马小虎拉着自己的身子向下拽,前两下还没明白,当马小虎把她手放到自己身下时,她才醒悟过来,这坏小子是想让自己用啃呢。她还是顺从的蹲下了身子,把马小虎的腰带解开,拉锁拉开,从内裤里把马小虎的粗壮放了出来,抬头看着马小虎,「你这坏小子都跟谁学的?」

  马小虎嘿嘿一笑,他可不敢说出最早是和闻文开始做的,就说,「网上有的是,我是自学成才!」

  李雪蹲在马小虎的腰下,一手扶着,慢慢的送到啃边。现在头处停留一会儿,再慢慢的一点点深入。随着吞吐次数的增加,最深处竟达到嗓子眼。马小虎舒服的连连呻吟,第一次体会到深候的感觉。心里暗想,到底是经验丰富,比起齐眉的口技还要强上不少。

  马小虎正舒服着,忽然听到外面有开门声。李雪忙一下站了起来,整理衣服。马小虎也忙把裤子弄好,从厨房出来一看,闻文回来了。

  闻文没想到马小虎也在这儿,半个月不见,她还真的特别想他。

  「小虎,你什么时候来的?」

  马小虎嘿嘿一笑,过去接过闻文的书包,「早就来了,你怎么才回来?」
  闻文换了拖鞋,「我们不像你们学校,我们上午上课,下午才放假呢……」
  说着话见妈妈李雪一脸红晕,就问「妈,你脸怎么这么红?」

  李雪心里一紧,摸了摸自己的脸说,「红吗?可能是在厨房做饭热的吧,你两看电视吧,我去把鱼炖了,一会儿就开饭……」

  说着忙进了厨房。心里暗想,「好险」这要是被女儿撞破,以后也不用做人了。不过一想刚才厨房的场景,她内心竟更是激动。马小虎和闻文进了卧室,闻文要换衣服,就说,「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马小虎坐在电脑桌前,不肯动,「也不是没见过,你换你的呗……」

  闻文白了他一眼,「都上高中了,你怎么还这么无赖,我数三个数,一,二……」

  马小虎自己起身,「好好,我出去行了吧……」

  说完从闻文房间出来,又钻进厨房。李雪刚把鱼放到锅里,回头看马小虎进来,问说,「你不是和闻文说话呢嘛,快出去……」

  马小虎过去照着李雪屁股拍了下,「她换衣服呢,李姨,刚才真舒服,你的技术太好了啊……」

  李雪回头瞪他一眼,轻声说,「滚,别胡说,小心让闻文听到!」

  马小虎对着她屁股又摸了下,才颠颠儿的出了厨房。

             第十章、大快朵颐

  吴静华因为单位有事,晚上要值班,晚饭也就不能回来吃了。李雪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这可乐坏了马小虎。学校食堂的饭实在是太难吃了,用他的话说,他这半个月能活着回来就算不错了。

  不一会儿,马小虎就两小碗米饭下肚。李雪看他狼吞虎咽的,就劝他慢点儿。
  闻文一直皱着眉头,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吃了一点就进了卧室。

  李雪关心女儿,端着热水跟着进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马小虎正啃排骨,嘴上一圈都是油,边啃边问,「李姨,闻文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李雪回到饭桌前,看了马小虎一眼,嗔隆的说,「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马小虎把骨头上面的脆骨咬的咯吱咯吱的响,「这么吃香,细嚼慢咽没味道,闻文到底怎么啦?」

  李雪白了他一眼,「女孩儿的事儿你个男孩子打听什么?她肚子疼……」
  马小虎裹了裹手指上的油,没心没肺的说,「哦,是大姨妈来啦。我说她一直说肚子疼呢!」

  李雪一边起身拿着餐巾纸递给马小虎,一边说,「人小鬼大,懂得还不少。你吃东西能不能讲亢点儿卫生?这有餐巾纸你不用?」

  马小虎嘿嘿一笑,结果餐巾纸,「我的鬼是不是大?」

  李雪拿着筷子照他脑袋敲了下,「别胡说,一天天的没个正行!」

  马小虎也不在乎,又夹了块排骨啃了起来。李雪好像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的。最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小虎,你以前是不是经历过那事儿?」

  马小虎当然知道李雪指的是什么,但还故意装糊涂说,「那事儿?啥事儿啊?」
  李雪瞪着他说,「你别和我装糊涂,不老实小心我告诉你妈!」

  马小虎才不相信她会告诉自己老妈呢。闻文没回来的时候还帮自己吹呢。他继续装说,「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啥啊,到底啥事儿啊?」

  李雪见他一脸真诚,上了当。脸色绯红说,「就是和女的发生关系……」
  马小虎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低声对李雪说,「就是和女的睡觉呗?」
  李雪被他气得牙根直痒痒,指着他骂道,「你这个混蛋,你快点吃吧,我收拾完还要去打麻将。」

  吃过饭,李雪衣着亮丽的去麻将馆打麻将。临走前特意嘱咐,让闻文早点休息。吴静华晚上不能回来,马小虎又没带钥匙。李雪就把另外一间客卧收拾了下,让马小虎住客卧。她则扭动着细腰打麻将去了。

  闻文皱着眉头趴在床上,马小虎也跟着躺在身边。马小虎见闻文疼的厉害,就伸手在闻文的肚子上轻揉。他这一揉不要紧,闻文竟哭了。马小虎一下慌了神,忙问说,「闻文,我没使坏啊,你别哭,我不碰你还不行吗?」

  说着就把手抽了回来。谁知闻文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轻声说,「谁说你使坏了,你继续揉吧……」

  马小虎好奇的问,「那你哭什么?」

  闻文撅着嘴,委屈的说,「我是想以后上学的时候疼,你不能给我揉了我才哭的……」

  说着又补充说,「你个傻瓜,我是感动哭的……」

  马小虎心里暗想,这女人还真奇怪,我就揉了揉肚子,她就能感动哭。闻文见马小虎不吭声,又问说,「你怎么不说话,想谁呢?是不是想你班级哪个美女呢?」

  马小虎马上摇头,「没没没,我可没有,我就是想我要能替你疼该多好啊,反正我也不怕疼……」

  他这一说闻文更感动了,深情的看着马小虎说,「小虎,你哪都好,要是学习再好些,能和我在一个学校就更好了……」

  一听闻文提学习,马小虎脑袋就大了,躺在那儿不吭声。闻文又问,「小虎,你班级哪个女生最漂亮?」

  马小虎想都没想,随口就说,「马心语。」

  说完他就后悔了,闻文果然追问,「还真巧,和你一个姓。那你说她和我谁漂亮?」

  马小虎本想说都漂亮,但看闻文眼神中既有期待,又有杀机,忙改口说,「当然是你漂亮了,她那不叫漂亮,最多是看着顺眼而已。」

  闻文这才满意的笑了。

  马小虎正和闻文谈论马心语,他不会想到,此时也正有人在谈论他。当然谈的内容对他就太不利了。

  肖凯带着长毛此时正在市里一家海鲜楼宴请郑前程。郑前程和齐眉分手后,和校长的女儿谈上恋爱。他也因此得到了提拔,成了学生科副科长。专管学生的校风校纪。

  没放假前,肖凯就偷偷找了郑前程,送了两条中华烟。又约好今天晚上请郑前程吃饭。肖凯本想先收拾下马小虎,结果马小虎和班主任一起出的校门,躲过了一劫。

  郑前程开始并不想来,但他现在负责学生工作。职高因为学生众多,打架斗殴向来猖狂。因为高一是新生,科长好意安排他负责高一这块,高二高三由别的副科长来管。他想做出成绩,所以才答应了肖凯来吃饭。

  郑前程没想到肖凯居然会选在这么高档的酒店安排自己。心里暗骂他败家子。进了包房,肖凯点头哈腰的给郑前程点了支烟,「郑老师,您抽烟……」

             第十一章、家中偷情

  郑前程也没客气,抽了口烟,看了看包房的环境问说,「肖凯,你一个学生,哪有这么多钱来这儿吃饭?」

  长毛在一旁吹捧说,「郑老师,您可能还不知道,肖凯他爸是派出所长,他妈是税务局的科长,都管这一片,少让老板交点儿税,平时多照顾照顾,什么饭钱还不都出来了。」

  肖凯自己也点了支烟,接话说,「本来我爸和我妈也要过来,但单位太忙,走不开。就特意嘱咐我一定让郑老师吃好喝好。以后公安局税务局有事儿,老师你就一句话就行,我让我他们办。」

  部前程一听肖凯的家世背景,暗想这小子我以后用得着,和肖凯说话也就不像开始那样不客气了。三人边吃边喝,肖凯酒量不错,连连向郑前程敬酒。郑前程喝了几杯后,看着肖凯和长毛说,「现在高一学生这块我负责,你们刚来可能还不太熟悉。我就一点,你们以后少给我惹事……」

  肖凯笑呵呵的说,「郑老师,您别看我刚来,但职高的事儿我可了解的不少。你说光是高一就三四千新生,光靠您一人管,您还不得累个好歹啊?」

  郑前程听了一愣,斜着眼看肖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肖凯放下筷子,把椅子朝郑前程挪了挪,「郑老师,职高这些年都是学生管学生。你把学生的头儿管住了,别的什么不都好说嘛?」

  郑前程这才明白肖凯的意思,暗想这小子这是想当高一的老大啊。他年龄毕竟大肖凯很多,城府也比他深,不动声色的说,「高一都新来的,哪来什么头啊脑啊的……」

  长毛在一边插嘴说,「郑老师,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啊。我们凯哥就行,要兄弟有兄弟,要钱有钱。外面的事儿爹妈也能摆平……」

  郊前程掰了一只螃蟹腿,用牙嗑开,不吭声。肖凯见状,忙说,「郑老师,只要你支持我,你放心,以后高一你说一就是一,谁他也不好使!」

  郑前程心里也在琢磨这事儿。与其学生之间打来打去打出个老大,不如自己扶持一个老大。这样管理起来更方便。但他依旧不动声色。专心对付手里的螃蟹腿。

  肖凯毕竟年轻,见郑前程迟迟不说话,心里就着急问说,「郑老师,您看我说的怎么样?」

  郑前程把啃里的螃蟹壳吐在桌上,看着肖凯,「你班级你摆平了吗?就开始琢磨整个高一了?」

  长毛插嘴说,「就差一个马小虎,下周把他收拾老实,班级就彻底没事儿了。」
  郑前程没听过马小虎的名字,随口问说,「马小虎?哪个初中上来的?」
  长毛答说,「市郊镇中的,就是个愣头青……」

  郑前程一听是镇中的。心里咯噎下,一下想起了齐眉。他心里一直惦记齐眉,暗想明天得找时间去看看她。

  郑前程看着肖凯和长毛,「你们说的事儿不是不行,但还是把你们班级搞明白再说。另外,我不可能帮你们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能把有些事情帮你们压下来。但也局限一些小事儿,至于尺度你们自己把握吧……」

  肖凯和长毛一听喜出望外,两人忙端起酒杯敬郑前程说,「有您这句话就行,您就瞧好吧,剩下的事儿我们来做,肯定不会让你为难的!」

  说完三人把杯里的酒都干了。郑前程根本没意识到,就是他这简短的几句话,彻底把高一带进了一片血雨腥风中。而他,也没办法脱离!

  马小虎把闻文哄睡着后,一个人看了会儿电视,也没他喜欢的节目,就到客卧躺下,准备睡觉。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正闹心时,就听外面有开门声。他知道是李雪打完麻将回来了,想到下午在厨房的隋形,内心有些激动,就出了卧室准备逗一逗李雪。

  李雪换完鞋一抬头看到只穿着短裤的马小虎,吓了一跳。忙低声说,「穿成这样你在客厅晃荡什么?」

  马小虎小声荡笑说,「我就等你回来呢,穿成这样就为了迎接你……」
  李雪不知道闻文是什么情况,很怕闻文一出来看到些什么,就严肃说,「你快回卧室去!」

  马小虎见李雪盯着闻文卧室的方向,小声解释说,「闻文睡着了,睡的正香呢……」

  说着上前就去拉李雪的手,李雪忙闪开。谁知马小虎竟上去把她一把抱起,直接回了卧室。李雪连忙挣扎几下,但又怕动作太大,惊醒闻文,就被马小虎顺利的抱到卧室。

  客卧在客厅进门处,和闻文的卧室正好是两个相反的方向。客卧发出的声音,一般也传不到闻文的卧室。

  一进房间,马小虎把李雪放在床上。忙回头去把卧室门反锁。李雪坐起身。知道用强走不行,就商量马小虎,「小虎,今天不行,闻文在家呢。等家里没人时的你来,今天真不行……」

  马小虎哪在乎李雪的话。上前就对李雪动手动脚。李雪一边阻挡一边央求说,「小虎,你听话。明天,明天阿姨带你去个没人地方还不行吗?」

  马小虎一边动手一边说,「闻文睡的香着呢,咱两小点声她听不到……」
  说着又把李雪摁倒在床上,整个人趴在李雪身上。李雪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说,「你先起来,我的衣服都皱了,我自己脱……」

  马小虎一听喜出望外,果然起身。李雪坐了起来,狠狠的瞪了马小虎一眼,一边脱外衣一边说,「你说你妈怎么生你这么个混蛋!」

  外衣脱完,又起身把牛仔裤脱掉。只剩内衣内裤,往床上一躺,「快点上来吧,弄完我好回去!」

  李雪是抱着速战速决的想法,但马小虎却不这样想,他看着躺在床上的李雪,不满的说,「你这什么态度,我见事啊?」

  李雪看着马小虎,威胁说,「你到底上不上?不上我走了?」

  马小虎真怕她走了,虽然不满,但还是趴了上去。不过马小虎却不着急进去,他先把胸罩拿掉,咬住其中一粒葡萄,用力吮吸。另一只手在全身上下乱摸,边摸还边说,「阿姨,你皮肤真好。真滑啊……」

  李雪闭着眼睛,叹了口气说,「小祖宗,你快点吧,一会儿闻文醒了怎么办?」
             第十二章、意外发现

  马小虎不再说话。一只手伸进内裤,在密林四周到处乱摸。李雪被他摸的也渐渐兴奋。不时的发出几声轻哼。

  李雪见他只是乱摸,也不继续下一步,就以为他真不懂男女之事。干脆推开马小虎,主动上来趴在马小虎的身上。

  她先是抚摸马小虎的上身。让她没想到的是,马小虎竟然这样健硕。即使平躺,几块腹肌也棱角分明。她一路向下,边摸边亲,一直到了腰部,两手把马小虎的内裤脱掉。

  马小虎的小兄弟脱离内裤,立刻昂首挺立。李雪上下套动几下,张大了嘴把他含住。马小虎见李雪的头部在自己胯下翻动。心里竟有说不出的满足感。暗想,要是闻文在一边就好了。越想越刺激,不由的挺起屁股朝李雪的嘴里用力冲了几下。

  李雪上下动了一会儿,感觉有些累。就放缓速度,舌尖在头儿的四周转动,轻吮慢吸。马小虎舒服的连抽冷气。李雪又完全吐出,用手整个握住套弄,头更低了,朝着下面又亲又舔。马小虎哪里经过这样的阵仗,舒服的直翻白眼。
  李雪又亲了会儿,就亲身跨在马小虎腰间。对准目标,慢慢坐了下去。马小虎立刻感觉到一股热潮包裹住自己的兄弟。李雪坐好后,先是轻动几下,逐渐加大力度。她以为马小虎三两下就会缴械,哪成想随着自己动作越大,而马小虎却没办点要出来的意巴。

  马小虎抓着李雪胸前的两处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