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爱神低语】(第二部 余晖霜落 序章)作者:jia32171
【爱神低语】(第二部 余晖霜落 序章)作者:jia32171
字数:4736
爱神低语 第一部 恋爱故事:thread-9427965-1-1.html 


              第二部余晖霜落

                序章

  克里斯公国坐落在一片群山之间,山青水绿,景色秀美。得益于东边强大帝国的荫佑,远离了蛮族的进犯,已经数十年远离战争的硝烟。人民过着安详平静的生活。

  我叫硫克,今年20岁,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只可惜,我当年也许只是亲爱妈妈的一个小小的意外。从小就被遗弃在孤儿院里,所以我并不知道亲身父母是谁。不过我并不恨他们,因为孤儿院里的叔叔婶婶们,给了我足够多的温暖,把我们一群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而且,我还在这里遇到了她……

  散叶是我在孤儿院里捡来的妹妹,因为她刚来的时候个子矮矮的,一头乱糟糟的暗黄色短发,咋看之下就像一个营养不良的小男孩。还老爱哭鼻子,免不了总被其他孩子们欺负。被欺负了也不反抗,只是一个人默默的躲在角落哭鼻子。
  和那群坏孩子不一样,我从小就被孤儿院里的老师们教育着要团结要有爱。所以,当我看见这个她在墙角可怜兮兮的样子,便跑过去扶起他想要安慰一下,谁知我刚刚把手搭上她的肩膀,她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肩膀剧烈的抽动起来。

  「爸爸……爸爸……我会好好听话……不要打我……求求你……」她更加卷缩在一团,瑟瑟发抖。

  我抱住她小小的身子,安慰着她。

  「好啦,别哭了,你爸爸不在这里,没人会打你的……」

  「嗯……?」她慢慢抬起头,还是一副害怕受惊的样子。

  「我叫硫克,你叫什么名字?放心好啦,从今天开始,在这里我罩着你,不会有谁再敢欺负你了。」我看到了她一头乱发下那双秦着泪水的蓝眼,自信满满的大声说。

  「……」

  「我……叫……叶子。」

  「哈?叶子,树上的那种?好奇怪的名字呀,你父母怎么想的?」我忍不住狂笑。

  呜呜……听到我的笑声她再一次低下了头,像是又要哭出来了。

  「哎呀……你怎么又哭了……真是的……别哭啦。看来他们叫你爱哭鬼还是有理由的。」我无奈的扰了扰头。

  「你以后别叫叶子了,叫散叶吧,你想想,秋天漫天落叶样子,多美呀,就这么定了吧!」我兴致勃勃对着她出主意。

  看着她依然把头埋在两腿之间,没有理我的样子,我无奈的耸耸肩,站起身转头离开,还没有迈开几步我的衣角就被一只小手拉住了「硫克哥哥……你不要走……这里好黑……我好怕……」那依然惊慌颤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笑了笑转头抱住了她……

  从那时起,我们感情就好得过分,她不爱说话,却好像我的小弟一般走到哪里都跟着我,虽然每次打架都是我在护着她。

  随着我们慢慢长大,她也留起了长发。直到突然有一天,她把那头蓬乱的长发,梳成了两条小辫子贴在脑袋的两侧(1 ),我才明白这个小跟班还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女孩儿。就这样,我捡到了一个妹妹。

  孤儿院中生活有欢笑也有艰苦,我们一群孩子从小就接受各种各样的锻炼和技能培养,直到我十岁那年,一群军人来到我我所在的孤儿院。他们骑着高大的战马,身着闪闪发光的甲胃。领头的一个叫阿隆索的老头看起来更是威武,明明一把年纪的样子,还依然肌肉发达,目光有神,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

  我们一群孩子,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和许多其他男孩一样,我从小便羡慕那些高大帅气的骑士,他们武力高强,品德高尚,行侠仗义。

  「太酷了!」我们忍不住兴奋得喊出来。

  就在一帮男生兴奋讨论时,一个人影的出现,却让我们全体瞬间噤声。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同龄女孩抱着剑从阿隆索身后走出来。白皙的脸上,金色的眼淡淡的看着前方,银白色的长发,随意的用发带绑起来。看起来高贵而又神秘。虽然我没见过仙女长什么样子,我深深的相信仙女就在我的眼前。

  「天哪,好漂亮……」「去参军就能看到她吗?」「我恋爱了!」

  男生们陷入了疯狂,我也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但就在一群人叽叽喳喳窃窃私语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散叶和其他几个女孩被一个士兵从人群中带了出来,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到了散叶在不情愿的挣扎着。

  「哥哥!」

  「散叶!」我目眦慾裂。

  「放开她!」就在刹那间,我从人群中冲出,扑了过去。

  就在大多数人还未反应过来,我几乎要冲到散叶身边的时候,一个人影比我更快,一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轻轻一绊,我就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我抬起头看到了白衣女孩站在我面前俯视的眼神。随后,士兵们过来把我架开。

  「放开我!」我使出浑身力气挣扎着,怒吼着。

  「怎么了?」名叫阿隆索的老头子走了过来。

  「那女孩是我妹妹,你们没看到她不愿的样子吗?你们要带我妹妹去哪?!」看起来这个老头子是管事的,我急切朝他叫道。

  「妹妹?」他看了看散叶又看了看我。「小子,她的样子可不像你的妹妹,不过你大可放心,我们只是挑选几个孩子,带进入皇宫里作为侍女而已。比起这里,在皇宫里她们可要过得好上一千倍!」阿隆索解释道。

  「我不信!把我的妹妹还给我!」趁着架住我的士兵不注意的时候我一个闪身蹲下双手对着身旁两个士兵的膝关节猛地一推他们便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正当我暗暗高兴,想要继续冲向前去时。一股剧痛传来,我的一只手臂不知什么时候被一边的白衣女孩抓住了,反折到了我背后。

  那看起来明明那么纤细的手臂,却有着如此大的力气,我不断的尝试挣脱,手腕却被紧紧扣住,纹丝不动。

  「放开我!」我强忍着剧痛冲着她吼。

  「不放。」回答得十分干脆。

  「再不放我就揍你了,我的另一只手捏成了拳头。明明心里知道我们实力也许相距很远,看着她的小脸,我还是在潜意识里把她当成了普通女孩,然而我握紧的拳头并没有挥出去。

  「那我也不放。」她的脸上带着戏谑玩味的表情,丝毫没有把我的威胁放在眼里,让我看得直牙痒。

  「双儿,放开他,由微臣来处理就好」阿隆索的声音传来,她才放下我的手臂,退到了一边。

  接着,我感到领子被扯住,自己被一股巨力提了起来,老头儿铜铃般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

  「小子你真的不怕死?」

  周围的小孩子们哪见过如此暴力的方面,一群人哇哇大哭起来,场面好不热闹。孤儿院的大人们都用绝望的表情看着我,有的大婶甚至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哼,有种你就杀了我!」我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僵持了一会儿,老头儿却突然笑起来,他把我甩到了一边的士兵手里。
  「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小子了,既然他不放心,就带上他一起走好了!」
  阿隆索转过背,和远处依旧胆战心惊的院长说了几句,然后跨上了他那匹高头大马。

  而我也则被士兵们带上了马车,就在这时我看见了那个白衣女孩依然站在原地,默默的注视被扔上马车的我,带着一副玩味的古怪笑容。

  就这样,在这一天,我莫名奇妙的离开了呆了好几年的孤儿院,被带到了皇宫里……

  时至今日,我成为了宫廷侍卫的一员。这一段轶事依被那些当时在场的同僚们传为笑谈。

  「硫克,你知道吗?那次是我们第一次看到阿隆索大人妥协的样子,哈哈」
  我陪着笑,眼神却飘到了远处那两个靓丽的身影上。

  那个身着侍女服的可爱女孩正是我的义妹散叶。此刻的她正在兴致勃勃的说着些什么,看到她夸张的表情和动作,谁能想到如此元气的女孩小时候竟是一个害羞,内向的爱哭鬼。

  不过很少人知道,被带进皇宫以后,其实她还被暗中教授了许多刺客技能。谁能想到,一个看起来天真活泼的侍女竟然还是一个潜伏在身边的杀手呢?
  而坐在散叶一旁的白衣少女就是我小时候见过的无双小姐。不,应该说是公主殿下,皇室的明珠,公国的瑰宝。我后来才知道,她小小年纪就跟着宫廷剑师阿隆索学习剑技。怪不得那次可以让身为男生的我动弹不得。只不过现在嘛……
  公主还是我小时候看到的一样,高贵而冷艳,配上她娇美的容颜,也因此获得了一个冰玫瑰公主的外号,美丽而多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但是,也许是因为年级相近,而且和我从小就结下了梁子,特别喜欢摆出公主大人的架势差遣我做事,弄得我苦不堪言而又无可奈何。此刻她正默默听着妹妹说着什么,脸上少有的洋溢着微笑。一改平时那副对我霍气指使的样子,让我不由得都看呆了。
  两个美丽的女孩就像两枚耀眼的星星,走到哪里都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男人的目光,聚在一起时更是璀璨夺目。

  这时身边的士兵们看到了我的眼神,其中一个偷偷的那手肘碰了碰我,调侃道。

  「硫克,你别盯着公主殿下了,我看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呵呵……公主虽然长得漂亮,但是被她看着,就感觉自己像犯了极刑。压力很大呀,不过散叶小姐却很合适……渍渍……她好像还是你妹妹吧。我说,硫克,不……大舅哥……您给介绍一下呗。」

  「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会轻易的出卖我亲爱的妹妹么?……」

  「啊,好遗憾。我原来还准备把我私下里珍藏的公主画集送给你来着」靠!你不早说!「

  这时,我看到了两女同时转头望向了我,慢慢的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
  「哥哥!散叶像一只鸟儿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刚才和公主殿下说了我们小时候在院里被一只很大很凶的狗袭击了的事。她居然不信,真是的。我记得你手上的伤疤至今还留着呢」

     散叶抱住我的左手解下手上的腕甲露出了手臂背面的疤痕

  你看!这就是证据!当时那只狗比我们还要高而哥哥却一点不怕一直挡在我的面前被咬的满手是血也没有丢下我还好大人及时赶了过来。散叶邀功似的举着我的手臂展示道语气里掩不住的得意。

  「……」

  公主没说什么,只是眉头微微皱起。

  「没什么,其实,当时我也很害怕。毕竟那时候还是小孩子,不过我知道我不能逃跑,我一个人逃了,散叶就要危险了……」我扰扰头,不好意思的说。
  瞄了瞄公主一眼,她仿佛正在看着什么有趣的东西,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手臂,甚至还想要伸出手来摸一摸那些伤疤。我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

  「小气,摸一下也不给。」公主没摸到有些不爽。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是想要扭一下我的伤疤」

  「硫克你居然敢这么猜忌本公主,不过算你机灵,这次就让你跑了。」
  这个公主,一旦有什么古怪的点子能够折腾我一下,就一点公主的矜持都不顾了,也不看看周围的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应该让那只狗再多咬你几口,反正你向来皮粗肉燥!」公主依然很毒舌。

  不过,我现在很感谢那只狗,要不是因为它,我一个普通侍卫,居然在后来得到了只有高级牧师才能制作的超稀有伤药,我都一直藏着没舍得用……

  然而,这样平静的生活却没能持续多久。叁个月后,皇宫中突然传来了克里斯大公也就是当今皇帝病逝的消息。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毕竟,大公陛下一直以来身体都十分健康。

  这一奇怪的事实让人不禁怀疑是否有人故意谋杀一时间皇宫中的气氛十分紧张。但是,宫廷御医的看过之后,确定大公确实是因为恶疾而去世的。政务的处理一时间陷入了瘫痪,就在公主殿下的主持下,混乱逐渐平息,人们渐渐松了一口气时。

  就在先王去世的一个月后,又一个犹如晴空惊雷般的消息传来,公国西部边境的余晖城领主法尔科突然宣布脱离皇室,不再服从克里斯皇族的管控。法尔科这一公然的叛乱让原本平静的整个公国瞬间处在了内战的边缘。余晖城本是一个边陲军事重镇,巍峨耸立的余晖城堡里一直是由法尔科家族负责管理。他可是先王的挚友,一直以来在自己的封地守卫着余晖城这个重要的军事据点,立下了赫赫战功,深受皇室的信赖,此次突然的犯上作乱,着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不过,现在法尔科却是铁了心,甚至有传言他已经做好了战争的准备。
  在这个先王驾崩,举国哀痛的节骨眼上,愤慨的众多将领们,顾不上公主建议谈判的呼声,迅速建立起了一支讨伐大军,开始向余晖城进击。内战一触即发。
  面对群情激奋的众官,公主殿下也不得不选择妥协,还是决定跟随讨伐军,用实力迫使法尔科和谈。而我作为一名年轻的士兵,成为了整只军队的前锋之一。
  阳光刺眼,满目青翠,本是外出郊游的好时节,而我们一行却正走在前往战场的路上。我骑在马上,身旁不远就是妹妹。此时的她轻抚着手上握着的漂亮短剑,若有所思。我回过头,公主就坐在重重保卫的马车里,不知她现在正想着什么。

  虽然面前的道路未知而又凶险。不过,我却充满信心,我们的队伍装备精良,人数众多,胜利不过是囊中之物。等这场战争结束了。我就要向公主殿下表白,我暗暗的对自己说。

  ***********************************
  (1 )没错,就是双马尾

  ***********************************
[ 本帖最后由 wang21318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boxx18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