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我的少年 1
我的少年 1
 

                (上)

  我是个十七岁的少年,整天除了网络游戏,就是学习,没什么其他事情可以
做的,我在班里的成绩很好,母亲对我很是放心,我玩的WOW也是很不错的,
三个号都七十了,公会都开了两个,这些事情让我都觉得自我感觉良好,我没什
么可以奢望的,就是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然后娶个好老婆,从两人世界到三
口之家,从幸福家庭到四世同堂,最终聊此余生,过一个平平凡凡的一生,这是
我基本的理想。

  父亲在两年前坐飞机的时候发生了空难,全机的人都在这起空难中丧生了,
其中包括了我的父亲,母亲为此难过了半年,因为他们之前很是恩爱,憔悴、绝
望是母亲这半年来真实的写照,这一年母亲三十六岁。就是这个时候,我下定决
心好好学习,不辜负父母对我的养育之恩,由原来对网游的沉迷,学习成绩的最
末,到现在全年级的二把手,我都在努力着,奋斗着。

  渐渐地,母亲回复的往日的光彩,母亲原本是很美丽,很有女人味的女人,
身材样貌都属上流,身高也不是很高,大概一米七吧。那半年里因为父亲之殁,
变得异常憔悴,这时候我也帮不了什么忙,只有努力学习。这时候都是母亲的好
姐妹——贞姨在劝解着我的母亲,这是母亲在学生时代交的极其要好的朋友,跟
母亲一样也是一位美丽多姿,极具风情的女人,身高更是模特一般,大概一米七
八吧。

  在那半年的时间里,因为学习的进步,母亲的憔悴有所缓解,可是正是因为
母亲看到了我的进步,意识没有了转移,那半年之中每天夜里,都听到了母亲的
哭泣哽咽,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有几次我也哭了。大概一年前,因为母亲工作
变动,随同的还有贞姨,我们离开了这个城市,我们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我因
为成绩优异,转学的学校考察了我的档案决定免除我的学费,因为离学校较近,
跟以前一样,放了学就回家了。

  是因为换了环境吧,还是什么原因,母亲渐渐地不再悲伤了,不在憔悴了,
我们仿佛回到了以前那个平静的岁月里,因为学习的关系,我的成绩成了这所学
校的一把手,几乎每个学期的所有考试都是第一,所以被同学和老师戏称「大满
贯」,这也成为了一个绰号,同学之间就这么叫着,有时候老师也这么叫我,渐
渐的我的真名被人忘却了。

  有一天,母亲来学校找我,因为贞姨请客吃饭(贞姨是个剩女)。

  「请问一下,高二一班的贾彰同学在吗?」母亲在学校的走廊里问着一位女
同学。

  「谁是贾彰?不认识!」女同学想过之后,很纳闷的回答着。

  「你问的是『大满贯』吧。我叫他。」这时候一位女老师路过,听到了母亲
的问话。

  「哦!你好,我是贾彰的妈妈。帮忙叫一下他好吗?」母亲仔细说明。

  「贾彰的妈妈真漂亮,怎么感觉你像他的姐姐。」老师开着玩笑。

  「大满贯!大满贯!」老师叫着我。

  「谁?」我看着书,昏昏欲睡的样子,听到有人叫我,回过头看到了母亲,
合上书向教室外走来。

  「妈,你怎么来了?」我问着。

  「你贞姨请咱们吃饭,就在学校外的****餐厅,等会放学之后就到那找
我。」母亲说道。

  「好吧!还有一节课就上完了。」我答应道。

  母亲走后,旁边有同学说道:「大满贯,你妈可真漂亮!我好羡慕呀!」之
类的赞叹不绝于耳,我心底泛出一丝丝自豪。

  高二很快就结束了,老师在期末考试结束后找我谈了次话。

  「下一学年就该到了高考冲刺阶段,学校决定要你当学校的学生助教,来协
助我们帮一下落后的学生,就在开学后,新增的晚自习中任职,你看怎么样?」

  「我考虑一下吧!开学再给你答复,怎么样?」我略有所思着,感觉这样也
不错,可是晚上上课这样自我感觉很不适应,再说吧!说不定开学之后,我会拒
绝老师呢!

  假期就这么开始了,假期很无聊,除了学习,就是我曾经喜爱的网游,因为
好久没有上线了,公会频道之中密我的玩家足足有上百位,我很是不好意思的回
了他们,为了不引起公愤,陪他们刷了一下卡拉赞。之后,下线看论坛之中各个
玩家的帖子。

  其中有些帖子是愤青的,说什么网易的坏话,还有就是批判什么杨叫兽,准
备关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帖子「我的爱人」,我进去之后,发现只有链接。

  我点了进去,网页打开后,一篇名为《妈妈的365日》的文章展现在我的
眼前,我从头到尾看完了,我感觉到了一阵的火热,下体不自觉的勃起了,心跳
加快,面红耳赤,可能是第一次看这种色情文章吧,还是充满禁忌的乱伦文章,
我感觉下体快要炸了,想都没想冲进了卫生间之中,掏出了鸡巴,套弄了起来,
没一会儿,就射出了白白的液体,生理课讲过这叫精液。

  清理干净之后,走出了卫生间,回到了房间,只见母亲坐在那里,喘息着看
着电脑显示屏,糟了!那篇文章没关!我心里这是非常紧张,走的时候不小心踢
到了我的床,母亲很匆忙的整理了自己,之后站了起来,羞着白了我一眼之后,
就走出了我的房间,我心里这时候放松了下来。匆忙的坐回到了电脑前,看见了
文章,灵机一动,将这篇文章复制到了TXT中,存到了一个隐蔽的位置,就关
机了。

  晚上晚饭的时候我们没有说一句话,我感觉到我们是陌生人一般,母亲低头
吃着饭,不敢看我,晚饭过后,母亲回到房间换了身外出的衣服之后,就出了家
门。

  只剩我一个人在家,我忍不住的开了机,翻出那篇文章,边看着,边手淫,
没过多少时间我又射了。这时候母亲回到了家,回到房间再也没出房门,直到第
二天一大早,上班去了。

  我这时,慢慢地走到了母亲的房间,只见母亲的床上散落着她的丝袜、内裤
还有就是胸罩,我拿着它们,在鼻尖嗅着,感觉到了母亲的身体幽香,仿佛母亲
正穿着它们,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展现着她美好的身体。这时候,心底一股罪恶
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很急躁的放下了正在享受的妈妈的贴身衣物,扇了自己一个
嘴巴,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回到房间之后,开始了一番转移注意力的学习,因为学习好,并且产生了浓
厚的兴趣,学习起来很容易注意力集中,就不会想起那些有的没的事了。

  几天之后某个凌晨,我因为尿急,起夜上厕所,上完之后,神志清醒的些,
就隐隐约约听见母亲房里传出一阵阵的呻吟声,我当时大惊失色,还以为母亲生
病了,走近母亲房间门口,急促着打开了门。

  这时候母亲也是大惊失色。我看见母亲全身赤裸着展现在我眼前(因为母亲
喜欢裸睡),屈膝张开了腿,一手放在下体,一手放在乳房,这时候的母亲我感
觉十分的陌生,母亲肌肤雪白而有弹性,胸部饱满肥硕,腰肢纤细,双腿修长,
两足灵巧,俨然一座维纳斯神像在我的眼前。母亲这时候急忙的钻进被窝之中,
把头埋在被窝之中,哭了起来。

  「妈妈,你怎么了?」我这时候问道。

  「你出去!」母亲在被窝中叫着。

  「你给我说你怎么了?」我急切这追问道。

  「我说了!你给我出去!」母亲回过头,满脸眼泪,眼睛看一旁训斥着我。

  我「嗯」了一声之后,关门出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剩下的时间,我
怎么都没睡好,一方面想着母亲的美妙身体,下体始终勃起着,另一方面想着早
上怎么面对着母亲,而母亲又怎么面对着我,心里十分矛盾。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匆忙的出了家门,还留下了一张纸条:「儿子:我和贞
姨这几天出差,这是公司安排的一项任务,这几天你自己看着吃饭吧,我房间的
柜子里有些钱你看着用,我下周差不多回来,这些钱够了。妈妈。」

  我想可能是母亲羞于面对我吧,这些天我感觉我过得相当自由,家中没有了
母亲,就没有的心理压力,学习照学,游戏照玩,感觉十分轻松。很快的这几天
过完了,母亲回到了家,看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眼睛也是红红的,很是急匆
匆的跑进了卧室,将门反锁,在里头大哭了起来。

  「妈!开门呀!你怎么了?」我敲着母亲的房间门,急切的问着。

  「没……没事!呜呜呜呜!」母亲哭着回应着我,我这时更加着急了。

  「有什么事你说嘛!」

  「没……没什么好说的。啊啊啊啊啊!」母亲哭得更大声了。

  「你不开门我就踏了。」我「威胁」着。

  这时候,母亲开了门,哭着脸,红着眼,显得楚楚可怜。然后不说话的做到
的床边,我则坐到了梳妆台前的凳子上,我们面对着面。

  「到底怎么了?」我伸手抹掉了在母亲脸上的泪水,关切着问道。

  母亲不说话,仍然在哭着,我这时等待着母亲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母亲用手抹了下脸之后,说道:「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母亲顾左右而言他,我吼着:「你到底怎么了?」

  母亲这时呆呆地看着我,我见此又温柔地说:「对不起,我激动了。」

  「我……我被人侮辱了!呜呜呜!」母亲这时候又哭了。

  「什么!」我大惊道,原来这几天发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我心急如焚,正
当我继续追问的时候,母亲说道:「你先出去,我想静一静。」

  只好我走出房间,心里在做着盘算,我开始胡思乱想开了,是被公司的男同
事?还是……想到此,我拿起自己的手机,给贞姨打了电话,从电话里得知,原
来母亲和贞姨到外地与外商谈判,那外商看上了母亲的身体和美貌,设计之下,
将母亲奸污了。

  我心里这时候一个气呀!在房间里,通过房间里健身的沙袋发泄着怒火,母
亲这时候走了进来,我哭着与母亲抱在了一起,我哭叫着说道:「妈妈!」母亲
也哭叫着:「儿子!」

  之后的天里,我不断的劝解着母亲,母亲也渐渐想通了些事情,从此我们无
话不谈,我也教会了母亲玩WOW,母亲在我的指导下,在这几天很快的就到了
三十级,我练的是牛头萨满,母亲练的是血精灵法师,我们这几天过得很快乐,
谈着游戏里的任务和副本,母亲也听我讲这游戏里的诀窍和操作。

  原本这些是很好的状态,可有一天,变故还是发生了……这天,我手把手的
教着母亲刷中级副本,我说道:「加血呀!加蓝呀!让骑士给你加个无敌……」

  「我知道了,不就是这样嘛!」母亲不耐烦着。

  「不是这样!嗨!」我无奈道。

  「怎么不是这样!你说呀!」母亲像小女生样娇嗔着。

  「啊呀!你懂不懂呀!」我们开始闹起来,母亲站起身来,拿起棉枕头,向
我砸来,我用手挡着、抓着,经过一番「厮打」之后,我不自觉的将母亲抱住,
并且吻上了母亲的嘴唇,这时候,我下体勃起了,并且顶着母亲的身体,母亲也
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推着我让我离开,我这时将母亲推倒在我的床上,我吻着母
亲的脖子,手抓上了母亲的乳房,母亲推着我的头,口里说着:「快放开我!」

  这个时候,母亲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我推开,并且扇了我一个耳光,狠狠
地看着我。我这时也停下了手,呆呆地望着母亲,这时候母亲白了我一眼之后,
离开了房间。只留下我,我坐在床边懊恼的抓着头。

  这个假期过得很快,而又过的不平凡,重新回到学校的我,到了老师的办公
室。

  「考虑的怎么样?」老师开门见山。

  「行,我答应老师的安排。」

  「那行,从今天就开始吧。」老师道。

  这天,晚自习前,我给母亲发了个短信,说我晚点回家,因为有晚自习。开
学了,我很努力地学着新知识,因为我想离开这个家,到了大学渐渐疏远母亲,
才是我最好的选择。

  在当助教的时候,我认识了其他班的一个女生,她学习中等,知识点学得很
好,但是不求甚解,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很是耐心的讲解这一道道的题目,启
发着她的思维。渐渐地她也明白的好多知识点,在一次小考之中,她的成绩让老
师大吃一惊,她很谦虚地说,是我教得好。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与她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也觉得她很可爱,很
有气质,渐渐地我喜欢上了她。没成想正当我要表白的时候,她很羞涩的吻了下
我的脸,丢下一句:「我喜欢你!」之后,就走开了。

  我们体会到了少男少女的青涩爱情,感觉很奇妙,感觉很优美,不同于我与
母亲的那种畸形的爱情,感觉十分的舒服,十分的美妙。

  可是这个爱情是短暂的,是苦涩的,因为有一天晚自习下了之后,我们两眼
对视,擦出火花,拥吻在一起的时候。很不巧的是,被老师发现了,把我们叫到
办公室,还有就是双方的家长,开始对我们进行思想教育。

  「这是早恋呀!你们现在在关键时候,不应该干这些事情……」老师教育我
们的时候,那个女同学的家长打断了老师的话,对我训斥道:「你怎么干出这种
猪狗不如的事情……」言辞很是辛辣,很是不友善。

  我这时候无奈的听着那个家长的批评,母亲这是想要为我说话,可是那位家
长口才很是了得,硬生生的让我母亲说不出话来。结局很是明显,我只好与那个
女生分手了,那个女生哭的很是让人心生怜爱,从此我们形同陌路。

  回到家,母亲对我说:「老师的话你应该知道了,虽然你成绩很好,但是快
要高考了……」

  母亲啰啰嗦嗦了好长一段时间,从没见她这么啰嗦,但是从话头中我察觉到
了,母亲是在吃醋,是在吃我的醋,我心里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甜蜜。

  在学校里,老师觉得我不能当助教了,于是晚自习的时候,我在自己班里学
习。在忙碌的学习中,寒假来了,这个寒假是补课的寒假,春节前才可以放假。

  年三十的时候,我和母亲吃着年夜饭,喝着年夜酒。

  「你贞姨回家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过春节了。」母亲说道。

  「那好呀!我和妈妈可以浪漫一下。」

  我们喝着酒,不一会儿,我们都似醉非醉了,我火辣的眼神看着母亲,母亲
也火辣地看着我,不一会儿,我们相互拥抱着彼此,我说道:「咱们跳个舞怎么
样?」

  「好呀!」于是我和母亲打开音乐,跳着舞来,我们跳得是慢三交际舞。我
比母亲高出足足一个头,她很是羞赧的埋在了我的胸口处,顶着我的胸口。这时
我吻上了母亲性感的嘴唇,我们采取的是法国式,是带着舌吻的。没过多久我们
动情了。

  我新娘抱的姿势,将母亲抱到了她的床上,我们互相吻着,互相抚摸着脱掉
了身上的衣服。这时我意识到了不妙的地方,原来窗帘没拉,我起身拉了窗帘,
关了音乐。

  我与母亲相拥在了一起,这时除了母亲穿着内裤外,全身赤裸,我揉弄着母
亲的乳房,母亲也用手套弄着我早已勃起的鸡巴,没过多久,我吻到了母亲的下
体,拨开了她的内裤,只见到母亲的下体十分的美妙,我自此爱上了这个地方。
母亲下体一丝毛都没有,粉嫩得很,阴唇很是肥大,阴阜很是鼓胀,我用手找到
了母亲的阴唇,开始了舔弄。

  「儿子!别!别弄那!那脏!啊!啊!」母亲害羞的呻吟着。

  我这时候找到了母亲的一个小豆豆,不一会这个小豆豆胀大开来,我用手捏
着这个小豆豆,母亲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

  「那是!阴蒂!天哪!你太会弄了!」母亲叫道。

  这时候,母亲的下体由浊至清的分泌出阵阵淫水,我想我可以插进去了,我
直起身子,扶着鸡巴准备插入。

  「别!我还没有准备好!」母亲坐起来不让我插入。

  「为什么!」我问道。

  「我们这是乱伦呀!」母亲顾左右而言他,明明想要,却假正经。

  「这只是我们的秘密,别人不会知道的。」我说着。

  「我要考虑考虑。」母亲说着:「我先去洗一洗。」

  「我跟你一起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