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老师的脖子
老师的脖子

老师的脖子





同时应付几十个家长确实是一件费神的事情。这时门突然被敲响了,她一看,是一个学生的家长,长相十分俊朗又风度翩翩,她也总是频频的把眼神往这人身上瞟。现在看到人站在门口,她居然有些心虚起来,生怕是被发现了什么。

  「您好,请问还有什么事吗?」她站起身来询问道。

  「哦,我还有些事情想跟老师讨论一下,刚才人太多了也不方便说。现在也晚了,我请老师去吃个饭吧,可以吗?」「这……不太合适吧。」对方说的又诚恳又让人难以抗拒,她也有些动摇。

  「老师不用客气,平时尽心尽力的也辛苦了,老师愿意的话就当朋友之间吃个饭就可以了。」沈继诚笑了笑,又朝她走近了些。身上带着无形的压迫感。

  「那走吧。」谷雨也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刚坐好,沈继诚转身朝谷雨这边凑了过来,几乎整个人都要压到她身上一样。谷雨心里一惊却隐隐生出一种兴奋感,可是对方只是帮她拉过了安全带,扣好以后就规矩的坐了回去。谷雨为自己的幻想害臊的低着头,其实她一开始看到这个男人心里就一动,只是却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只能忍住内心的欲望。

  因为学校位置有些偏,加上正是下班堵车的高峰期,这车开的也很慢。谷雨觉得有点尴尬,旁边坐着自己肖想的对象却什么也不能做,不能不说是一种煎熬。

  「谷老师是不是不舒服?」沈继诚看见她脸色不大好,体贴的问道。

  「啊,没有。」「是不是有点冷?我怕太闷了所以没开空调。」沈继诚看她摇摇头,无辜的表情在她那张漂亮的脸上显得格外的诱人。最初她就发现这个老师的眼神总是在她身上停留,在办公室的时候那种毫不遮掩的渴望就更加浓郁了,弄得她也心里有了主意,约对方出来吃饭,看过段时间能不能搞上床。可是现在看来说不定不用费那么大工夫,自己就可以吃到这个妖精了。于是她很自然的伸出自己干燥温热的手去捏了捏谷雨白皙的小手。

  「嗯……」突然被男人握住了左手,谷雨竟低低的哼了一声。原本就渴望着对方触摸的身体因为这轻微的刺激更加兴奋了起来。

  「老师你怎么了,还是冷吗?」看见谷雨竟然没有拒绝,反而发出了魅惑的呻吟,沈继诚也更为大胆,松开了那只手,把右手放到谷雨的大腿内侧摩挲着,还不时的掐了几下。

  「沈……沈先生……不要这样……快住手……」谷雨呼吸不稳的感受着男人的抚摸,情不自禁的夹紧的大腿,反而把那只手留在了两腿中间。她羞红了脸把葱白的手指放在对方的手腕上想拉开那个让她慌乱的源头。

  「谷老师误会了,我只是怕你冷,这样给你取取暖而已。」沈继诚看她不胜娇羞的样子,更加想逗逗她。手从两腿之间抽出来覆上了她的性器,按压着。

  「不要……嗯……不可以……」下面被人这样揉弄,原本就淫荡的谷雨自然受不了,心里叫嚣着想要沈继诚撕开自己的衣服,把肉棒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可是仅剩的矜持却仍然让她不断的拒绝着。

  沈继诚被这妖精的反应撩的火起来了,也没办法好好开车,索性把车停在了路边一个偏僻的巷子里。这下她再没了估计,扯下了自己的领带,就把谷雨的双手绑了起来。

  「都硬了还说不要?」沈继诚继续玩弄着她的性器,另一只手顺着她被揉乱的衬衣伸进去,抚摸着大片滑腻的肌肤。

  「您别……啊……放开我……」只是被隔着裤子摸了一会,谷雨就感觉下身已经硬的有些发疼了。

  「那你开家长会的时候还一直用眼神勾引我,是不是想让我扒光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在讲台上操你?」沈继诚看她还别扭着拒绝,不由得说出更多调戏她的话。

  「没……我没有……求,啊!求求你……不要再……嗯……」听对方露骨的说出了自己的性幻想,谷雨感到羞耻极了,挣扎的想解开手上的束缚,但是身体上的欢愉却又一波又一波的袭来,让她瘫软着陷在座椅中,承受着男人在她身上的抚慰。

  「可我看你明明也很兴奋,这小东西都快把裤子顶破了。谷老师如果真的不要我就停下来了哦。」沈继诚知道她口是心非,故意停下手里的动作,贴在她耳边说道。

  「嗯……你……」刚才还在她身上给她带来享受的大手离开了,让她更加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害怕男人真的不再继续,谷雨不住的扭动身体,嘴里只能发出娇喘声。

  「谷老师想说什么?」沈继诚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解开两颗扣子的衬衣和有些散乱的头发,看的谷雨心痒更甚。又实在说不出求对方操自己的话,急的咬紧了下唇。

  「沈先生……不要欺负我了……」她放软了语气,撒着娇说道。

  「那看老师怎么做了。」沈继诚看她泛红的眼角和娇艳的唇瓣,强压下心里的冲动。

  「摸我……摸我好不好……」谷雨看她不为所动,身体被情欲折磨的越来越难以忍受,只好抛弃了矜持,小猫叫似的哀求道,被绑着的双手主动把对方的脖子圈住,嘴唇凑了上去直接吻住了沈继诚。

  这一举动让沈继诚心花怒放,也不再坚持,抱着谷雨跨坐在自己身上,把座椅放下了一些,就开始享受美人主动的讨好。谷雨香软的舌头在沈继诚嘴里吮吸舔弄着,胸前的两个粉嫩的乳头摩擦着对方的结实胸膛,衬衣已经滑落到了手臂上挂着。

  沈继诚手忙脚乱的扯下了谷雨的裤子,嘴里拼命的在她修长白皙的脖子上啃咬舔舐,谷雨早就沉沦在沈继诚带给她的情欲之中,仰着头高声浪叫着。

  「啊……嗯嗯……好舒服……沈先生……」下身火热粗壮的肉棒隔着薄薄的内裤顶在她已经濡湿的穴口,一股酥麻酸痒的感觉从穴里传来。

  「好痒……骚穴好痒……啊……下面要……」「骚宝贝……老公马上就好好疼你。」沈继诚正埋头在她被咬肿的乳头上舔着,听她发骚,自然乐意,手掌立马就从挺翘的臀肉上移到了娇嫩的穴口,手指立马感到一股温热的黏液从里面涌了出来,两根手指很顺利的就从她饱经男人滋润的穴口伸了进去。

  「好紧……宝贝你这浪穴真是又软又紧……」「要肉棒……嗯……要老公的……大肉棒……哈啊……」肠壁上的嫩肉紧紧的包裹着侵入的手指不断的收缩着,骚水越流越多,她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前面早就被沈继诚摸的射了一次,现在又被手指挑弄的硬了起来,她扭着水蛇一样的蛮腰和屁股在对方怀里发浪。

  「你真骚……宝贝……」沈继诚把头凑在她的脖子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身顺着早已湿腻的臀缝挺身进入了她体内。

  「啊啊……老公……老公好棒……嗯嗯……大肉棒……」这瞬间的满足让谷雨愉悦的浪叫着,下身缠的沈继诚更紧了,直把乳头往沈继诚嘴里送去。

  「嗯……哈啊……老公操我……啊啊……操烂我……」谷雨的身体上下颠簸着,享受着男人卖力的顶撞,纤细的身体被对方紧紧的搂着,每一次下坠,那肉棒好像都更深了一些,顶的她花摇柳颤,口水都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宝贝这里能不能吸出奶。」「能……嗯……给老公喝奶……啊啊……用力吸……」谷雨被沈继诚操的早就神志不清了,前端直到射了两三次,沈继诚才在她体内释放出了温热的暖流。前后同时来临的高潮让她的大脑空白一片,只知道搂紧沈继诚叫老公。

  这一次释放让两人安静了一会,沈继诚没舍得拔出肉棒,温暖的肠液和自己精液在淫穴里裹着自己的肉棒,谷雨也耗了不少精力,只想懒懒的靠在男人的怀里温存一会。

  沈继诚给她解开了绑住双手的领带,抚摸着她浓密的黑发,觉得享受极了。

  可是清醒过来的谷雨却觉得有些羞涩,在她怀里挣了挣,沈继诚当然不会放开。

  「现在害什么羞,刚才还在我怀里叫的浪。」「沈先生……」谷雨说不出话来,只好把头埋的更深了。

  「不是老公吗?」沈继诚真是喜欢极了她又害羞又淫荡的样子。

  「啊……你……你坏死了……」感觉对方在她身体里又顶了一下,她用含着泪光的桃花眼瞪了一下沈继诚,嘴里却还是娇嗔着。

  「老公又硬了,自己动。」沈继诚被她的媚眼勾的肉棒重振雄风,在穴里渐渐再次硬了起来。用手拍了拍她肥美的屁股,命令道。

  「真坏……嗯……」谷雨被她一定,春心也荡了起来,配合的自己在她身上前后磨蹭着。

  「骚宝贝忘记怎么叫了?」「啊啊……老公……不要……嗯……好老公……」对方惩罚似的重重捏住了她的阴茎根部,她忙卖乖着伸出猩红的小舌头去舔沈继诚的耳廓。

  「乖乖听话知道吗?」沈继诚十分受用,手却仍然没有松开,进一步的斜坡道。

  「嗯……骚宝贝乖……好老公……摸我……」谷雨下面越来越涨,只好更加卖力的讨好男人。

  最后沈继诚在这骚货的身体里泄了三四次才放过她,也没问谷雨家里住哪,直接带回了自己的一个平时不怎么住的别墅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