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姐妹双飞
姐妹双飞
 
“ 吃饭了,吃饭了,两个小懒鬼,吃完饭都去洗个澡,换上干净床单再睡,” 我也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哈欠,“ 吃完饭我也要睡觉,你们回自己房间睡行不行?”-
-
“ 不行!” 两个同时坚决地回答。我无语,吃饭,不过下午两个美女倒很安静,好好地睡了几个小时,天都黑了才醒过来,肚子都在闹空城计了。-

-   “ 都起来吧,一起做饭,总不能让姐夫我一个人白养着吧!”-
-
“ 姐夫,再躺一会,10分钟怎么样,” 乐茜又开始撒娇了,不知怎么就注意上床头我和乐怡的结婚照,“ 哦!姐夫,姐姐这件婚纱真漂亮,肯定很贵吧?”-
-
“ 难道只是婚纱漂亮吗?你表姐难道就不漂亮?”
--
“ 漂亮,漂亮,对,姐夫,你说表姐、姐姐和我谁漂亮?”
--
“ 当然是都漂亮了,要不然我怎么会把你们都搞上了床呢!”-
-
“ 不对,在你眼里,我们肯定没有表姐漂亮,对不对?”
-
-  “ 你怎么知道,胡说八道?”-

-  “ 才不是呢,要不然你怎么会,要不然,我们怎么会到现在还是,还是处女呢?都跟你睡在一起两天了,你就是不愿意要对不对?宁愿在我们嘴里发射,都不愿意真的跟我们做,虚伪,伪君子,王八蛋,哼……”-

-  “ 小鬼,你都说什么啊,我现在就把你们给解决了,” 说着就压倒在她身上。
--
“ 现在不行,肚子饿死了。对了,我们能穿一下表姐的婚纱吗?看到那么漂亮的婚纱,我都想嫁人了。”
--
“ 啊!这么小就想嫁人,这是个骚女哟!”-
-
“ 小!?我哪里小了?” 说着乐茜还自信地捏了捏自己丰满的乳房,“要嫁也要嫁给你,反正都要被你搞了,怕什么呢,我们能不能穿表姐的婚纱,不准打岔,到底能不能?”
-
-  “ 当然可以,但不能弄脏,你表姐可喜欢这件婚纱了。告诉你们,你表姐经常光着身子就穿这件婚纱跟我做爱,每次都要高潮几次才完事。”
--
“ 我也要穿着跟你做,” 这下竟然是乐茹先抢着发骚。
--
“ 那不行,你们一兴奋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了,又是淫水,又是喷尿,你们表姐一定会发现的,到时候不杀了我才怪,她才走几天,我就把她两个纯洁的表妹给糟踏了。”
-
-  好不容易没人反击,两个小美女耳语了半天,然后就宣布,“ 姐夫,今天我们两个人都要嫁给你,姐姐嫁给你我做主婚人,我嫁给你姐姐做主婚人,不准反对,新娘新郎都必须听主婚人的,” 乐茜不停地说,乐茹就不停地点头,显然是两个联合好了的,反对也没有。-

-   “ 好好好,你们说了算,但婚礼总要到吃了晚饭再举行吧,总不能让我这个姐夫新郎,饿着肚子吧!起来,一起做饭!”
--
“ 哦!做饭了,吃完饭就结婚!”-

-  “ 姐姐,我先嫁行不行?”-
-
“ 不行,我是姐姐,当然是我先嫁了,这个可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其他都好说!”
-
-  “ 好!那我就先当主婚人,记住了,新娘新郎都必须听主婚人的,记住了!” 说完,乐茜还狡黠地露出了笑容,不知道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
“ 好了,新娘新郎准备,新郎戴上新娘的胸罩,新娘光着身子穿上婚纱!” 乐茜恶作剧地开始搞鬼。-

-   “ 小茜,你到底搞什么,让我戴胸罩,不行!”-
-
“ 姐夫,你答应了的,一切听主婚人的,现在就必须听我的,你必须戴上姐姐的胸罩。”
-
-  没有办法,那就戴吧,反正也没有人看到。乐茹倒是很高兴地穿上了乐怡的婚纱,她们姐妹几个身材都差不多,所以乐茹穿上婚纱后真象一个新娘,这几天老是看到乐茹的光身子,突然看到穿着婚纱的乐茹,还真是漂亮,多了一些少妇的魅力。-

-   “ 小茹,你真是一个新娘,穿上婚纱,就跟你表姐当时穿着一样漂亮,我的新娘都很漂亮啊!”-
-
乐茜可不愿意我一个劲地夸奖她姐姐,马上搞怪了,“ 新郎双腿岔开站好,新娘含住新郎的鸡巴,现在用舌头舔硬,开始,” 没想到乐茹一点不反对,还真的照乐茜说的去做,蹲下去含住了我的鸡巴,用舌头开始舔着,看来她们已经有约定了。-
-
“ 新娘把新郎的鸡巴套进嘴巴里,套一十四下……半,” 乐茜说完就一个人偷偷地笑,乐茹和我都不知道怎么还要一个半下,乐茜就连忙解释了,“ 套完一十四下,然后含住一半不就行了,你们两个还真白痴噎!哈哈哈……注意,前一十四下必须全部插入进去,要把龟头插到新娘的咽喉里去,我没有数完就不准吐出来!开始……”-

-  然后乐茹就把我已经硬起来的鸡巴全部含入小嘴里,还真是把龟头插入到她咽喉里,也必须插进去,否则她的小嘴不可能装下我的大鸡巴。可是乐茜数数的速度很慢,所以每次龟头都必须在咽喉里停留很长时间,我当然是很舒服,但乐茹就比较困难,尤其是因为婚纱的原因,她不能完全地蹲下去。
-
-   “ 一十四下半……” 乐茜终于数完了,但是下面更厉害的来了,“新娘把新郎的两个肉蛋都含进嘴巴里,时间是两分钟!”-
-
乐茹的嘴巴可是很小的,她睁大眼睛瞪了乐茜几下,还是双手捏住肉蛋,慢慢地一个一个往小嘴里含,竟然还真是把两个肉蛋含了进去,还自觉地用伸头在肉蛋的边缘舔吸,很是刺激的。-
-
“ 好!新娘站起来,扶住新郎的鸡巴,把鸡巴的龟头在自己小穴周围磨擦,记住,不能插进小穴,只能在穴口周围磨擦!”-

-  这不是让乐茹难受吗,给她这么大的刺激,却又不能让鸡巴插进小穴,这能干发痒,磨擦几下就发现乐茹的小穴往外流水,乐茹几次都想把鸡巴插进小穴,但乐茜在旁边看得紧紧的,每次都紧紧地抓住乐茹的手臂,不让乐茹得逞。-
-
看到乐茹憋得满脸通红,乐茜才心满意足地宣布,“ 新娘脱下婚纱,将两只乳房轮流顶在新郎的股沟中,磨擦,用乳头顶新郎的屁眼。” 看来乐茜还真是为我着想,乐茹的发硬的乳头顶在我屁眼上,让我感到一股与指头、舌头完全不同的刺激,搞得鸡巴硬得发胀。
--
“ 好!婚礼结束,新郎捏新娘左边乳头三十下,新娘自己捏右边乳头三十下,然后交换捏另一边。OK,婚礼完全结束,不入洞房。”
--
马上轮到乐茹当主婚人,受到乐茜戏弄的乐茹,当然不会放过乐茜了,当然她也不可能做得很过分,这也是刚才乐茜没有很过分的原因。
-
-   乐茹宣布了,“ 婚礼开始,新娘反穿婚纱,” 乐怡的婚纱是背部低开口的,所以当乐茜反着穿上婚纱的时候,整个胸部都裸露着,一对乳房也露在婚纱外面,倒是把背部遮得严严实实的。-
-
“ 新娘亲吻新郎的龟头和屁眼之间的部分,来回亲吻,来回二十趟,”要亲吻龟头和屁眼中间的部分,乐茜就躺在地毯上,高抬着头,双唇就在龟头和屁眼中间来回的划着,每次在龟头和屁眼的时候,还伸出舌头舔了几下,看来乐茹的这个方法根本没能为难到乐茜。-
-
“ 好,新娘自己从两边压住自己的乳房,把新郎的鸡巴夹在中间,然后自己双手搓动乳房,为新郎服务。”
-
-  靠!乐茹哪里知道乳交的,还是她自己突发奇想而已,不过鸡巴被乐茜丰满又柔软的一对乳房包围着,随着她双手在乳房外缘的搓动,乳房的内缘就不停地磨擦鸡巴的肉柱,搞得老子兴奋不已。-

-   “ 新娘手指在自己小穴里插入十下,然后粘上自己的淫水,涂在新郎的鸡巴上,重新用乳房包围新郎的鸡巴。然后新娘自己挪动身体,让新郎的鸡巴在乳房中间抽插。” 这就是真正的乳交,看来乐茹是从哪个地方看到过乳交的内容。-

-   虽然我已经睡了几个小时,但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受到乐茜乳交的完美刺激,我的鸡巴竟然有轻微的发射感觉,这可不行,过度发射会导致以后的阳痿或者勃起持续时间下降,现在可不能再让乐茜搞得发射了,所以连忙压住乐茜的双手,不让她挪动身体来抽插鸡巴。
--
乐茹也发现了我的动作,知道不能再刺激我了,马上宣布婚礼结束,搞得乐茜半上半下的,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看来乐茜还真是没有乐茹成熟,虽然才晚初生一个小时。-

-   等自己退了一下火,我可不愿意只是做她两摆布的木偶,“ 两位新娘,你们都发号施令过了,是不是现在也该我这个新郎说说话,发发令了?”
-
-  “ 你有什么话就说,我们遵令行事就是了,” 乐茜还是大脑欠思考。-

-   “ 好,那你们互相亲吻,不,互相亲吻对方的小穴,怎么样,答不答应啊?”-

-  “ 噎!有什么了不起的,都给你舔过那么多次了,舔舔姐姐的小穴也不错,姐姐,来,我们一起舔好了,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  两个小美女还真的都侧趟在地毯上,把各自的头伸到对方的双腿之间,嘴唇就印上了对方的小穴,开始亲吻起来,搞得我刚才才软下去的鸡巴竟然又硬了起来,这么刺激的场面,不硬起来才怪,除非是永久阳痿。
-
-   不知道是乐茜的嘴巴厉害,还是乐茹的小穴比较敏感,首先就是乐茹表现出十分兴奋,开始敏感地扭动着身体。
-
-   “ 小茜,你的舌头真是比姐姐我的舌头厉害,真是厉害,舔得我……我……流了很多水,你感觉到了吗?”
--
“ 当然了,都流到外面来了,弄得我满嘴唇都是的,我有没有流水啊?应当也流了,我感到里面有很多水似的,姐姐,你把舌头伸进去。”乐茜说着就把自己的舌头插入到乐茹满是淫水的小穴里,然后前后摆动着头,舌头就象一个小鸡巴,在乐茹的肉穴里抽插。
-
-   “ 小茜,你的舌头更厉害,哦!怎么感到有点……有点……象姐夫……姐夫的鸡巴,……可惜……太短了,对对对,往里顶一些,哦!哦!……很舒服,小茜,加快速度,小茜,姐姐……姐姐……被你搞得……搞得很舒服……以前你……怎么没有告诉……告诉姐姐……你还这么会舔小穴呢……小穴爽死了……”-

-  要出问题,要出问题,我发现乐茹的小腹在剧烈抖动,这是她喷尿的前兆,还没等我提醒,乐茹就“ 啊……啊……啊……” 地开始喷尿,而且双腿紧紧地夹住了乐茜的头,而凑巧当时乐茜竟然把乐茹的尿道口含在小嘴里,一股股尿液就直接射进了乐茜的小嘴里,我就看到一线尿液细流从乐茜的嘴角流出。
-
-   乐茜十分生气地用力扳开乐茹的双腿,“ 濮濮濮” 地把满嘴的尿液都吐到乐茹的小腹和大腿上,“ 姐姐,乐茹,你以后休想我在碰你,你竟然在我嘴巴里撒尿,呸呸呸,你的尿骚死人了,呸呸呸……”-
-
“ 小茜,不要生气了,你姐姐也是一时忍不住吗,你要怎样才高兴呢?”
--
乐茹也知道乐茜真的生气了,“ 小茜,茜茜,对不起吗,姐姐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姐姐一兴奋就喜欢喷尿的,你就原谅姐姐吗,要不姐姐再给你舔小穴,让你在姐姐嘴巴里流水水怎么样,直到你高兴为止。”-
-
“ 这可是你说的,那你现在就舔,” 说着乐茜就岔开双腿,乐茹就蹲下去昂着头,双手分开乐茜的阴唇,就将舌头射进乐茜的小穴里,在小穴四壁上搅动。为了增加乐茜的快感,当然更是为了让她忘记乐茹刚才在她嘴里喷尿,我也过去双手抓住她的乳房,开始揉搓起来。-
-
双重的刺激,很快就让乐茜兴奋不已,双手握住乐茹的头,将她的头拼命地往自己肉穴上按,当然是希望乐茹能不舌头更伸到里面去一点。
--
乐茹时而凶猛地舔吸着、吸咬着乐茜的肉穴,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
“ 喔……喔……姐姐,姐夫……别再舔了……哦!用力再舔……用力……我……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别咬嘛……酸死了……”
--
乐茜显得更为兴奋,她嘴里叫着,屁股更是拼命扭动往乐茹的嘴巴上用力顶。-

-   “ 姐姐,我……我……小穴开始……开始大量流水了……你要全部……全部接住……哦!水要流干了,啊……死了……” ,我双手就感到乐茜全身发抖,腹部剧烈起伏,知道她已经喷射阴精了,看来乐茹的舌功还是没得说的。-
-
为了让乐茜知道她接收了很多淫水,乐茹经嘴里的淫水紧紧含住,站起来将嘴巴伸到乐茜面前,让乐茜看到。乐茜享受了高潮,当然是什么都忘记了,直看着乐茹发笑,乐茹再也憋不住了,一张嘴,就把满嘴的淫水喷到乐茜胸前,淫水之多,一直从乐茜的胸部流淌到地毯上,还打湿了一大片。-

-   乐茹擦了一下嘴唇,“ 小茜,你淫水真多,比刚才我喷的尿还多,这下你高兴了吧,你的淫水比我的尿还骚。姐夫,你闻一下是不是很骚,”说着乐茹就把张开小嘴伸到我面前。
--
我连忙躲开,“ 你们两个赶快去刷牙,否则不准跟我亲嘴,没想到我的两个处女新娘这么骚,看来以后要戴绿帽子了!哈哈哈……”-
-
老婆的两个表妹9 (谁第一个入洞房)“ 两位小新娘,谁先跟我入洞房啊?”
--
“ 姐姐先,姐姐先!” 乐茜第一次没有跟她姐姐抢,这倒让我和乐茹都很吃惊,一脸怀疑地看着她。
--
乐茜倒是没有什么隐瞒的,“ 我听同学讲,第一次都很痛的,让姐姐先跟你做第一次,我要在旁边看着,到底有多么痛。”
--
“ 那是不是你姐姐感到很痛,你就不要了?”
--
“ 不不不,要当然是要要的,我就会有个思想准备吗!总之,必须姐姐先入洞房,是她先跟你结婚的,当然是她先跟你入洞房了,而且她是姐姐吗,我哪能跟她抢呢,是不是!而且,姐姐也应当照顾我这个小妹妹的,对不对?姐姐,你不用害怕,我一直都待在你旁边,姐夫敢把你弄痛,我就掐他,掐得比你还痛。”-
-
“ 小茹,不要害怕,姐夫会很小心的,姐夫会慢慢来,你喊痛,姐夫就停下来,等到你适应了再进去,好不好?”
--
乐茹既兴奋又害怕,把头埋得很低,但同时点了点头,“ 嗯!姐夫,我第一个来,我喜欢第一个把身体交给你,你可要好好爱茹茹哦!”-

-  “ 是的,老婆,” 我一句老婆比什么都管用,乐茹害羞地躲到我怀里,就轻轻拉着我往床边走。
--
“ 姐夫,姐夫,我也来,虽然我现在只是主婚人,但我这个主婚人与众不同的,同时也是你的见习新娘,所以你跟姐姐的洞房我是要全程陪同的,反正你们又不会害羞,” 说着,乐茜也跟着爬上了床。
-
-   不过我现在的目标全部在乐茹身上。-
-
乐茹首先就抱住了我的脖子,双唇就印了上来,虽然是处女,对第一次有很多害怕,但心里的幸福还是远远比害怕强,所以乐茹还是充满了期待。
--
我自己坐在床上,让乐茹靠在我身上,一双手就在乐茹光滑的背部抚摸,乐茹也开始用小手抚摸我的后背,由于紧张的原因,小手还不停地颤抖着。
-
-   “ 小茹,不要害怕,姐夫会很温柔的,你如果感到很痛,就立即告诉我,姐夫会马上停下来,直到你适应后,姐夫再动,好不好?”
-
-  乐茹的头一直就没有抬起来过,深深地埋在我怀里,没想到几天都很开放的、大胆的乐茹,这个时候竟然十分害羞,一股十足的处女模样,还真像刚入洞房的新媳妇,一股欲拒还迎的样子,让我疼爱的不得了。但我心里可是打定了主意,今晚这个新娘我是要定了,除非我现在开始永远不举,然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的几把已经硬邦邦地站立了起来,还一抖一抖的,没想到小弟弟比我还着急。
-
-   我把乐茹放倒在床上,乐茹自己紧紧地闭着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我跪在床上,双手在乐茹的胸部和小腹上抚摸着,但并没有碰到她的乳房和小穴,我必须慢慢地挑逗她,让她兴奋,要不然等一会很难顺利破处。
--
然后双手在乐茹的乳房上抚摸,乐茹的乳头早就变硬了,充血的乳头由粉红变成鲜红,就像一个饱满的红枣,让人忍受不了要去抚摸。我一只手沿着乐茹光滑的腹部,滑到她小穴的外面,用两个指头夹住她的外阴唇,慢慢挪动手指,摩擦着手指间的阴唇,阴唇间由于少量分泌物的湿润,已经能自由地滑动了。
-
-   我知道处女破处的时候都不可能坚持很久,就让乐茜给我帮忙,“小茜,你也别闲着,过来帮姐夫套弄一下,好不好?”-

-  乐茜正闲着无事,当然乐意帮忙了,她正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呢。乐茜比我想象的卖力多了,已开始就把小嘴贴到我屁股上,开始温柔地给我舔着股沟,一只手从大腿外侧伸过来抓住了鸡巴就开始套弄,另一只手就在两个肉蛋上抚摸,这些已经给与了我够大的刺激了。
--
我一只手用力地轮流揉着乐茹的两个乳房,又捏住了乳房顶端的那对乳头,悄悄大力地捏了几下,这些挑逗让乐茹开始兴奋了,不停地使劲摆动着屁股。我用手指分开两片阴唇,两个手指就同时插进了乐茹的小穴。-
-
小穴永远是乐茹最敏感的地方,随着我在她肉穴里的刺激,乐茹的性趣急剧上涨,肉穴里开始发热,淫水开始一股接着一股的往外流,已经打湿了一片床单。
--
“ 小茹,姐夫弄得你舒服吗?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鸡巴已经在乐茜的抚摸下极度肿胀,我迫不及待地想马上就插入乐茹的肉穴,但我不得不先让乐茹点头,如果不给处女的第一次留一个美好的回忆的话,真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最大耻辱。-
-
乐茹微微地睁开了一下眼睛,向我笑了一下,同时轻轻地点了点头,既兴奋又害怕,让乐茹全身都开始发红,白里透红的肌肤让我抚摸得爱不释手。
-
-   “ 小茜,把我的鸡巴放到嘴里舔及下,涂点口水。”
-
-  乐茜很配合地工作着,每次都把我的鸡巴全部含进去,同时用舌头在肉柱上打转,要不是主要目标是乐茹,我还真想在乐茜的小嘴里多插几下。乐茜不大愿意我把鸡巴抽出来,但是现在是乐茹的重要时刻,她还是很配合的。-

-   我双手分开乐茹的双腿,就跪在她两条大腿中间,一只手握住那根象铁棒似的肉棒,用另一支手的两指把阴唇分开,就把大龟头顶在乐茹的肉穴口上,在肉穴口来回磨擦润滑,让乐茹有更好的心理准备。
-
-   接着,我轻轻地将肉棒插入到乐茹的肉穴里,但是仅仅插入了一半,以前也插入过,这样并不会让乐茹感到紧张,但今天还是让乐茹全身肌肉紧绷,肉穴壁紧紧地包裹着肉柱,即使有乐茹肉穴淫水的润滑,我还是不敢强用力抽插。
--
“ 小茹,放松一点,姐夫会很小心的;小茜,你过来帮姐姐捏捏大腿,让她好好放松,” 说着把嘴巴贴到乐茜耳边,“ 你舔舔姐姐的屁股,然后去抚摸她的乳房,增加她的刺激,她就不会感到很痛了,好不好?”-

-  乐茜听话地开始用小舌头舔着乐茹的屁股,一只手也开始在乐茹的乳房上抚摸,受到刺激的乐茹真的开始放松,咬住肉棒的肉穴开始软化,同时压在肉柱上的那股紧迫感也消失了。
-
-   “ 小茹,姐夫要来了,” 然后将肉棒在乐茹肉穴里来回地轻轻抽动几下,最后将肉棒抽出停留在乐茹的肉穴口上,接着往前猛地一顶,伴随着“ 哧” 的一声,肉棒就顶了大半进去,再用里前顶,心里好像感受到“ 嘣” 的声音,整个肉棒就全部插入了乐茹的肉穴。
--
在我肉棒捅破乐茹处女膜的同时,乐茹痛得上半身和双腿同时抬起,臂儿颤动、身摇腰摆、腿儿乱蹬,口里叫着痛:“ 姐夫,姐夫,痛死了,痛……死了……停下来……啊……” ,就一口狠狠地要在我肩膀上,对乐茹的怜惜和肩膀上的疼痛让我立即停止了一切动作。
-
-   乐茹放开了咬着我肩膀的牙齿,同时将手用力撑在我的腰间,不让我再有任何动作,小嘴依依的道:“ 姐夫,茹茹痛死了……你……好老公……你等一下……茹茹再让你动……啊!姐夫,我把你的肩膀咬出血了,你痛吗?”-
-
我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身体,腾出另一只手在轻轻地擦拭着乐茹的眼泪,看来真是把她给痛坏了,两个脸颊上都是泪水,“ 小茹,姐夫不动了,很痛是吧?来,姐夫亲一下,” 说着就埋头去亲她,这个动作带动了插入在乐茹肉穴里的肉棒,立即让乐茹痛的叫了出来。-
-
“ 对不起,小茹,又弄痛你了,还是很痛吗?”-
-
乐茹点点头又摇摇头,“ 比刚才好多了,你只能很轻很轻的动,每次只能动一点点好不好,等我适应了你再用力好吗?”
-
-  我重重地点点头,就开始很轻地抽动肉棒。-

-   我又看到乐茹眉稍蹙起,痛苦得咬着牙儿忍受,气息喘喘双手推着我,那一种欲迎还拒的模样儿,真是令人又爱又怜。而我的肉棒,被她那狭窄紧暖的肉穴,夹得紧紧的,心里只受到一种说不出口、而又令人消魂得滋味。发现乐茹并没有刚才那么痛苦,我就慢慢的一下一下悠悠的抽送起来。-

-   突然乐茹开始自己松开了抓在我腰间的双手,在自己脸上拭擦着眼泪,还给了我一个笑眯眯的泪眼,“ 姐夫,都差一点被你搞死了,你捅得茹茹好痛啊!”
-
-  不知是痛得麻木了,还是乐茹已经适应了,更加可能是后者,因为乐茹摆动不停的屁股这时也停歇了,且觉得她还微微作势的迎凑上来,日里消失嚷痛的低呼,转变成为含糊的乱叫,粉脸上那缕骚意的笑容,也就重现了出来,她的手也由推拒变搂抱。-
-
乐茹重重地吁了一口气,双手就放开了我的脖子,上半身就放松地躺在床上,看来乐茹已经完全适应了,但我还是禁不住低声问她道:“云妹这样的弄,你觉得痛苦吗?”-

-  乐茹微微地笑了笑,“ 刚才很痛,现在好多了,嗯……好像有点痛,又好像不是痛的感觉,反正,姐夫,你可以弄了,茹茹不怕了!” 接着就是满脸的媚笑。
-
-   这次轮到我重重地吁了一口气,终于完美地冲破了乐茹的处女膜,顿时心里的那个甜哪,就像整个儿都浸泡在蜂蜜里一样。刚才被乐茹的疼痛吓住了的乐茜,也是像散了架一样躺在了床上,“ 姐夫,你一边温柔一边厉害,那个女人都逃不过你的掌心,开来我这个处女也改结束了,是不是?”-

-  “ 你,等着吧,现在我可是要跟你姐姐好好的高兴一下,你一边去!”说着就开始在乐茹的肉穴里加力地抽送起来,从每次抽出小半个鸡巴到大半个鸡巴,直到最后每次都将整个鸡巴插入到乐茹的肉穴里。-

-   我双手抬起乐茹的屁股,自己伸直了腰,让乐茹的双腿分开在腰部的两侧,就开始有节奏地挺动肉棒。疼痛过后的乐茹,肉穴立即大量分泌淫水,随着肉棒在肉穴里不停的抽插,顿时就弄得吱吱水响,床声格格,看她那两片花瓣一样红鲜鲜、又温暖、又软腻的阴唇,紧紧的含着话儿,不停歇的一吞一吐。-
-
淫水继续大量分泌,从穴壁和肉棒之间的缝隙里流出,由于肉棒不规律地挤压,搞得淫水出洞口后四处飞溅,几乎透明的淫水还夹带着一丝丝红色,落红的痛苦也就被随之而来的兴奋给掩盖了。-

-   我终于又看到了那一股骚劲的乐茹了,感到无比快活舒适的乐茹,开始渐渐地浪了起来。随着每次肉棒的插入,乐茹都配合地将屁股往前顶着,迎凑那插下的肉棒,口里也不时唔唔呀呀继而哟哟喘叫,连连的叫道:“ 好啊……姐夫……现在一点都……都不痛了……你搞得我很舒服……我是不是一直……一直在流水啊?姐夫……好老公,你……快点……快点吧……啊……越来越舒服了”
--
看到乐茹已经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我已经完全没有顾虑了,顿时就感到鸡巴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硬,同时也赶到我自己的呼吸越喘越急。-
-
“ 小茹,你的肉穴好紧呐!不愧是处女啊,这么紧,就象小嘴一样咬着姐夫的鸡巴,噢!……噢噢噢!鸡巴被咬得好舒服啊!”-

-  这时候的乐茹,已经是苦尽甘来,得到大甜之际:“ 哎哟!好姐夫,好老公,用力点,茹茹好痒啊,里面……里面……就是你每次……每次插到底……底的时候……顶到的那个地方,唉……来呀,痒得很呢!”
--
被乐茹肉穴紧紧地包裹着的肉棒,已经是兴奋过度了,我立即加大了抽送力度和速度,每次都将龟头插到乐茹的子宫,总之每次都没有让肉棒在乐茹的肉穴外面留下一点,哪怕是芝麻那么大小的一点。-

-   抽着,……,插着,……,突然乐茹大叫:“ 哎哟……姐夫……老公……我不好了呢!死了,这是什么滋味儿,我说不出来呀,哎哟……尿水被你弄出来了,唉唉,来了啊!” 顿时就看到乐茹的尿道口张开,一股尿液就直冲而出,打在我的小腹上。-
-
我知道乐茹的高潮已经来临了,我也已经憋不住了,也不顾乐茹在连续地喷尿,每次都将小腹紧紧地顶在乐茹肉穴上,将肉棒尽根插入,然后抽到洞口再次尽根插入。
-
-   只插得乐茹全身翻腾,欲火冲动得连花心也开了,抵受不来,剧烈地颤抖着,便有一团热热的水儿,由肉穴的深处喷射而出。乐茹不由得双手用力,紧紧的抱着我,两条大腿也绕在我的屁股上,口里只是唉唉连声低叫。
--
“ 噢……噢……啊……对……对……用力……用力……顶住……顶住……啊……天……唔,姐夫……好样……啊……好大的鸡巴……啊……姐夫……塞得……好满……唔……妹妹……好胀……好爽……唔……我要……咬住它……唔……嗯嗯……哎哟……啊……对……用力……干……干死……我吧……干……顶……快……妈呀……妈……妈……小茜……呀……我……升天……升……天了……死了……死……了……”-

-  顿时我就感到自己的肉棒突然被乐茹滚烫的阴精射中了,立即肉棒也迅速发烫起开,我知道自己也要泄了,便将肉棒用力的插入了乐茹的肉穴里,再将小腹紧紧地顶在肉穴口上,肉棒就在肉学里剧烈地跳动,突然腹部肌肉猛烈收缩几下,阵阵的阳精便朝着乐茹的花心射去。-

-   乐茹登时手足乱颤了一阵,不由得感到自己的身子似是泥遇着水全溶散了,媚目紧闭口儿微合,口里吐出含糊的低叫,只听得是“ 哎哟、死了……,乐死了……呢” ,以下便含糊不清的,乐茹已经只能全心全意地享受高潮了,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
我也是疲惫不堪,躺倒在床上,但并没有放开乐茹的双腿,所以两个人依然是交联在一起,两个人竟然就在这种奇怪的姿势下都昏睡过去了。-

-   好在有乐茜在,直到我们都很累了,帮忙收拾残局。-
-
完本